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红酒醉梦(酒神E/小恶魔C) 2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   ~


22


“Erik,你打算怎么过去?”Charles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床上的一堆毛绒公仔里钻了出来,他摇动着的小尾巴上,还扎着那个愚蠢的蝴蝶结。


“坐私人飞机过去。”Erik把Charles捞了出来,然后把那堆小玩偶陆续收进了柜子里。


“我以为你会飞过去。”Charles把下巴放在Deadpool柯基版的玩偶的头顶上,还用手不停地捏它的两只小耳朵。


“我没长翅膀。”Erik说得理所当然,“而且,我需要保持体力。”


“或者骑着一头什么神兽过去。”Charles开始用短短的手指戳Deadpool的小圆脸。


“我还不想被当作不明物体,被愚蠢的人类从空中射下来。”Erik冷冷地说,他把最后一个玩偶放进了柜子里,“不要放那么多东西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对呼吸不好。”Erik把柜子的门关了起来,他对自己整齐的摆放方式感到很满意。


“没收!”Erik把那个扎眼的蝴蝶结从Charles的尾巴上褥了下来,“扎太紧影响血液循环。”Erik板着脸,义正辞严。他其实只是想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情敌送的的礼物从小恶魔身上弄下来。


“Erik,你生气了……”Charles蹂躏着Deadpool笑眯眯地说。


“没有!”Erik否认,他把那个蝴蝶结放回盒子里,并且把那个盒子放到了柜子几乎贴到房顶的那一层,哪怕动用了一点神力,他要确定Charles日常几乎拿不到。


“你讨厌Hank送给我的这些礼物。”小恶魔摆动着他的小尾巴十分笃定地说,而酒神大人决定不接他的话。


“Erik,其实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Charles非常神秘地把一个小纸袋攥在了手里,“但是你要答应我,没有坐上飞机不许偷看。”


“其实我只想要一件礼物……”Erik贴近了Charles,把他手里的小纸袋拽了过来,“那就是一只叫做Charles的小恶魔……”他温热的气息喷在Charles敏感的脖颈上,小恶魔的脸红了起来。“等我拿到金苹果,你就准备好自己,最好在胸前扎个蝴蝶结。你吃掉那个苹果,我就……吃掉……你……”他的声音性感低沉,小恶魔被蛊惑得心砰砰直跳。


“Charles,浴室已经收拾好了,你要用吗?”Hank推开了门,就看到Erik把Charles圈在了墙角。这个看起来很难相处的神祗挑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宣示主权一样地吻住了Charles柔软的嘴唇。Erik确定,这次他不会再因为诡异的震动而把头撞在奇怪的东西上。



飞机已经顺利升空,在夜空里平稳地飞行。Azalea的技术一向很好,Erik很放心。


他从衬衫口袋里摸出Charles给他的那个小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他挑了一下眉,不得不说这只蠢萌的小恶魔有时候还是很聪明的,至少把Erik哄到了没法揍他的地方才看见里面到底是什么。


他和Charles的唯一一张合照。显然是小恶魔偷拍的:他半裸着上身,半张着嘴,睡相前所未有地愚蠢。而小恶魔则坐在床边,愉快地比了一个十分幼稚的剪刀手。


Erik抽出了皮夹,把那张小小的相片放进了一个打开就能看到的位置。他会和小恶魔好好算这笔账,等回来之后。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落在了奥林匹斯山北麓的山脚。Erik下了机,他让Azalea在机上等他。


Erik换了登山的鞋子,徒步沿着山路走进了深邃的树林。


他的手里逐渐化出了一根权杖,脚下的这片土地,他既陌生,又熟悉。这是他的故土,他流恋,却也厌倦。荒林中的野兽从他的身边走过,有的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停留和靠近。动物的本能让它们懂得回避而不是挑衅他身上强大且莫测的力量。


Erik用指甲在自己的手心划开一道血痕,滚烫的血液滴在了权杖的顶端。Erik松开了手,权杖轻飘飘地指着一个方向,Erik迈开脚步,踏上了满是荆棘的路途。


将近一天的跋涉让他终于到了他寻找的地方。藤蔓的枯枝和断碣残碑都让这里看起来荒凉落寞。但Erik知道,这只是一个表象。他用权杖指着前方,低声诵念出古拙的咒语。眼前的景象逐渐改变了模样,仿佛一层保护的帷幕在他面前缓缓揭开。高耸的廊柱和宽阔的石阶出现在他的面前,Erik推开了一道古旧的大门。


“Dionysos大人,好久不见……”


黄昏的霞光为美丽的花园铺上了一层淡金的暖色,被称为Hesperides的三姐妹头上带着美丽的花环,微笑地看着Erik。



“虽然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是Dionysos,你这身衣服是什么鬼玩意儿?”三姐妹中的“黄昏”不满地对Erik的着装投来鄙夷的眼神,“你那件豹皮半裙上哪儿去了。”她一把撕开了Erik的衬衫,试图把它从Erik身上扒下来,“只有娘娘腔才会穿着上衣,你应该露出你健硕的胸膛。”


“那种穿法现在已经不流行了……”Erik默默地地拉上了自己的衬衫,他大概是现代的生活过得太久了,忘记了他们希腊远古时期剽悍又奔放的民风。


“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想着来找我们?”三人中的“红霞”淡淡地说,她的手指描摹着Erik胸肌的轮廓。


“因为我要向你们要一件东西。”Erik挑了一下眉,搂住了勾着他的脖子半仰倒的“光辉”。


“你先不要说,让我猜一猜。”黄昏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来到这里的人,大概只会想要一个东西……”


“一只引发了一场在史诗中广为流传的旷日持久的战争的苹果……”红霞微笑地看着Erik。


“所以,你打算用什么来交换,酒神大人?”光辉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不要跟我们说,是你珍藏的陈年佳酿。”


“那在我们看来,并没有你美好的肉体有价值。”黄昏淡淡地说。


“听说你是个多情又薄情的人,”光辉的手指沿着Erik的薄唇逡巡,“不过将来怎么样并不重要,要紧的是及时行乐……”


Erik对于这种组团想要把他睡了的场景大约已经司空见惯,他并没有因为她们的轻薄而恼怒。


“比起我的身体,我这里有能让你们更加痴迷的东西……”Erik扶着光辉直起身子,轻轻对推开了她。他从牛仔裤的后袋里掏出了一件神秘的东西,他相信,那件东西可以征服世界上的大多数女人……



Erik摸了摸袋子里的金苹果,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拉开了舱门,坐了进去。Azalea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昼夜。他看着自己的Boss衣衫不整,一脸蠢笑,显然是做了一场什么了不得的交易,Azalea很识相地掐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好奇心,没有去询问Erik到底去干了什么。


Erik对于自己策动人心的能耐一向自信,更何况他不过是安利他的小伙伴们来纽约浪一浪。没有任何女性能拒绝“买买买”的诱惑,哪怕是女神或者女妖,尤其是当手上有一张无上限的黑卡可以自由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并且挥金如土的时候。


“你们都被Hera那个狡猾的女人哄了,”Erik冷冷地说,“把自己的生命耗费在这座无趣的花园里帮他照顾着那棵苹果树,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完,Erik掏出了手机。能否兵不血刃地取得传说中的金苹果,就得看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关于纽约的纪录片给不给力了……


“虽然现代的建筑大多都很无趣,但是我敢保证,现代的生活绝对比在这里要更加舒适。”Erik喝完了杯子里的果酒,这种脂粉气过浓,甜味过重的酒,他并不喜欢。而且坐惯了沙发,他现在开始觉得藤椅有点硌得慌。


“而且,以你们这样的美貌,就如此埋没在这样的荒芜的地方,难道不觉得可惜吗?看看现在好莱坞的那些女明星,姿容不及你们的万一,但是却万人追捧,高呼女神,令无数男人拜倒在她们的脚下,这难道不让人生气吗?”Erik漫不经心地加了一个更加蛊惑人心的筹码。


“所以,来纽约吧。”Erik挑眉笑了一下,“我保证你们不会后悔!”她们的表情动容了,Erik知道,自己胜券在握。


“我们接受你的礼物,Dionysos大人。”黄昏抽走了Erik手里的黑卡。Erik对自己的谋算终于成功感到满意。当然,他并没有料到自己在三个月后看到手机讯息里发来的巨额消费的天文数字时,他的心会疼得像被刀绞过一样,而且是自己的治愈能力都医不好的那种。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他终于可以和Charles永远在一起了,Erik握紧了金苹果,靠在机舱里的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长途的跋涉和人心的博弈都让他感到有些困倦,没过多久,他就睡了过去。


放在一旁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屏幕的壁纸是小恶魔睡得十分香甜的照片。Erik没有醒。


那是一条来自Charles的讯息,只有两个简短的单词——“Save me”。


-TBC-


EC小说本《红酒醉梦》、《不期而遇》、《天生不登对》正在预售:本宣详情预售地址


评论(9)
热度(106)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