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红酒醉梦(酒神E/小恶魔C) 19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19


Charles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但那之前都只会是瞬间的闪回和零星的片段,从来没有这一次的梦这样清晰而完整:


第勒尼的海风冷得刺骨,他当时被困在船上一个窄窄的笼子里。项圈和镣铐磨破了他的皮肤,那些凶恶的海盗每天只给他一些劣质的食物,维持生存的底线。他们声称要把他卖到埃及或者塞浦路斯,这样美丽的奴隶能让他们赚到不菲的佣金。他们用下流地话语羞辱他,却又觉得他奇货可居。


直到有一天……


他远远地望见一个男子站在空旷的海岸上,那个男人有着十分俊美的脸庞,暗金色的头发,和灰绿的眼眸,他肩头垂下的紫色斗篷的下摆随着海风的吹拂微微摆动。


海盗们吆喝了一声,迅速靠岸。他们捉住了这个俊美的男人,把他带上了船。显然那个男人能卖到的价钱,并不会比他少。那样俊美的脸庞和健壮的身材,很轻易就能吸引那些达官贵人为他挥金如土。


他看到海盗们想要用沉重的铁链把那个男人拷起来,但镣铐却从他的手脚自动脱落。


“放他上岸吧,否则你们会后悔的。”他决定赌一把,因为那个男人倨傲的表情和自若的神态,怎么看都会是个很有能耐的家伙打算钓鱼执法。


海盗头子显然不愿意相信这毫无根据的威胁,所以他不得不继续忽悠下去,“他不是一个凡人,这是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一位神祇,”是的,大概没有比奥林匹斯山更强大的后台了,“快把他放开,让他上岸。不要让他召来狂风和在海上掀起可怕的暴雨。”


海盗头子发出了狂妄的笑声,仿佛听到了一个十分愚蠢的笑话。而那个俊美的男人则将目光停驻在他身上仔细打量。


忽然,满船流出醇香的葡萄酒,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香,嫩绿的葡萄枝沿着船帆不断生长,累累的葡萄出现在枝叶间;深绿色的常春藤缠绕住桅杆结出红色的果实,花环把桨架完全绕住了。那个俊美的男人忽然变成了一只黑色的豹子,它在甲板上逡巡,目光凶狠而倨傲。黑豹低吼了一声扑向船长,咬断了他的脖颈。海盗们跳入海中逃生,却在落水的瞬间都变成了海豚。


黑豹再次回到了俊美的男人的样子,朝着他走过来。随着男人的靠近,笼子和镣铐开始分崩离析。


“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美丽的少年。”那个男人向他伸出了手,拉着他站了起来。男人修长的手指拂过他的脸颊,原本脏兮兮的面容变得清爽干净,“你像一个没有翅膀和箭囊的Eros,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Ampelos……”


“愿意做我的情人吗?”


他点了点头,在他知道那个男人就是酒神Dionysos之前。因为,他还不想被咬断脖子,或者变成海豚。


紫色的斗篷披在了肩膀上,男人吻住了他的嘴唇,海风依旧带着腥咸的味道,但似乎没有那么寒冷了。


之后,他就陪伴在了那个俊美的男人身边。他们在葡萄藤下面嬉戏,绰饮着美酒,喝到微醺的时候他会枕在那个男人的膝上,而酒神大人会温柔地抚摸他柔软的卷发。他们一起去山林里狩猎,他的头上戴着橄榄枝,他们共乘一骑,Dionysos握住他的手拉开弓箭,告诉他狩猎的技巧。他很多时候都心不在焉,因为酒神大人总是会吻得他的脖颈痒痒的。这样美好的岁月似乎没有尽头,就好像少年挥霍着青春觉得永远不会老去,直到那一天……忽然发怒的公牛用牛角狠狠地把他撞到了树上,世界忽然变得一片灰暗,他再也没有知觉……



Charles醒过来之后,就一直抓着Erik的手,不肯放开。


“你乖乖地睡一会儿,我就在这里。”Erik抚摸着小恶魔柔软的小卷发,柔声安慰他。但Charles却倔强地摇了摇头,他刚醒过来,声音都还是气若游丝的样子:“我不要睡,我怕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就像上一次那样……”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Erik握住了Charles的手,小恶魔的手掌还是那样小小的,软软的,只是没有往日那样温热。他亲吻了小恶魔的额头,低声诵念了一句古老的咒语,Charles很不情愿地阖上了眼睛。


Erik有太多的话想问Charles,但小恶魔还这样虚弱,需要好好的休息。


Emma已经离开了病房,她确定自己对观看Erik和他的小恶魔隔世重逢,缱绻缠绵的戏码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为什么Charles会说自己是Ampelos?”Erik问他十分干练的女下属。


“这就要酒神大人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Emma耸了耸肩。在诸神还在奥林匹斯山想享乐并受世人供奉,与凡人同在的远古时代,嫉妒、仇恨、报复就已经悄然滋长,而且似乎没有一刻停止。如果不是Erik提起Ampelos的名字,Emma会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那段并不太愿意回想起来的过往……


“你觉得自己很美是吗?如果你的头发都变成了毒蛇,你的眼睛只要看谁一眼,谁就会立即化为一尊石像,你觉得还会有人觉得你美吗?”


Emma永远忘不了那个自负的女神带着寒凉的笑意说出的冰冷的话语,从那天起,她从高戈族里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妖。


Emma坐进了Taxi的后座,她轻轻地摸了摸脖子上的钻石项链。许多男人都称赞过这件华贵的视频,说那让她看起来明艳动人,但他们并不知道,那只不过是为了掩藏被Perseus曾经割下头颅留下的伤疤——一条永远都无法修复的深痕。就算是Erik也无能为力。如果她此生最大的仇人是Athena,那么Erik永远都不愿意原谅的人大概是天后Hera。


“你的每一段感情,都将不得善终。”


Erik想起了那个曾经在奥林匹斯山地位十分尊贵的女人在幽暗的神殿里对他吐出的冷冷的诅咒。她害死了他的母亲,还毫无愧色地嘲笑她的愚蠢。她同样憎恨着Erik,或者准确地来说,应该是Dionysos,所以她诅咒风流多情的酒神情路坎坷,甚至……夺走了他心爱的人。Erik从来都不觉得Ampelos的死是一个意外。


Erik看了一眼仪器上跳动的精确数字,他讨厌这个时代,但他又爱着这个时代。奥林匹斯山的诸神也大多跨不过岁月的无尽长河,他们逐渐被世人所遗忘,再也回不到享受隆重祭祀与敬仰的往昔,他们很多逐渐衰弱,最终沉眠于混沌之中,与大地融为一体。包括恨着他也被他所憎恨的Hera……


那个诅咒也将会同那个女人一起,长埋地下。


Erik握住了Charles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啄。他坚信,这一次,他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


-TBC-


下次更新时间为明晚19:00,感谢阅读。


————————————

EC小说本《红酒醉梦》预售进行中:本宣详情预售地址


评论(1)
热度(109)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