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红酒醉梦(酒神E/小恶魔C) 18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周末来得很快,Charles今天意外地醒得很早。


“Erik,起床了。”小恶魔拽着酒神大人睡袍的领子摇晃,“如果待会儿堵车的话,我们会迟到的。”


Erik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他觉得今天的太阳一定是从西边出来的。


Charles吃完了Erik做的丰盛的早餐开始换衣服。他穿好了防护的背心,又套上了马裤。


“Erik,我长胖了。”Charles懊恼地说,之前刚刚合适甚至还略有点松垮的马裤现在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臀部,小恶魔根本就不知道他扭过头来检查着自己后背着装的姿势到底有多撩人。


“挺好的,我喜欢这样。”Erik默默地喝了一口咖啡,笑得意味深长。


Charles把脚蹬进了马靴,然后再次试戴了头盔。他捏着头盔的前檐上下摇动,再次确定头盔在他眉毛的位置不会松垮,大小刚好合适。


Erik站起身来,帮他整理了领子,又扣好扣子。


“Erik,我不敢保证会赢。”Charles小声说。Erik对于结果却并不十分在意,输赢并不重要,反正他已经看到了小恶魔穿骑手服有点帅气的样子,还有十分美好的……臀部曲线。而且比赛结束之后,就意味着Charles不用因为要和马匹达成一种合作的默契,而把他晾在一边,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消耗在那匹小崽子身上。所以Erik开车去马场的这一路上,都轻松愉快又志得意满。






“Erik……”小恶魔扯了扯他的袖子,Erik顺着Charles的目光看向主席台的方向,他轻轻皱了了皱眉头。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Erik不太满意地转过头来看向Emma,他最不想看见的William Stryker已经就坐,并且朝着他们的方向微笑致意。Charles没来由地轻轻颤抖起来,他害怕Stryker,发自本能的。这个人身上带着诡谲和残酷的气息,而Charles觉得自己就像是已经被锁定的猎物。


“我听说,某个高科技企业入股了美国酒业,”Emma摘下了墨镜,“只是我没想到,按个所谓的高科技企业,会是Stryker的公司。”Emma从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开始,她就只想让他变成一尊永远无法说话的石像。但多年低调的作风和对于危险的直觉告诉他,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能轻易出手,因为这个有些阴郁的男人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象。


“Charles,我们弃权。”Erik忽然开口。


但小恶魔却开始倔强地摇头,“Erik,我想参加这个比赛。我已经练习了好几天了。”如果不是现在在外面的话,他的小尾巴大概已经摇摆起来了。


“不行。”Erik淡淡地说,他总觉得Stryker来者不善。


“Erik,”小恶魔轻轻地拽了拽他的袖子,“我想为你赢一场比赛……”Charles仰起头来看着Erik,“你把我的力量完全封印起来,我的耳朵和尾巴就不会露出来了,”这样的话,Stryker即使想要弄鬼,也有心无力。


“求你了……”Charles的声音软软的,让人无法拒绝。


Erik叹了一口气,一道暖黄的光晕闪过,Eros的手环再次套在了小恶魔的手腕上。“比赛结束我就给你取下来,”Erik亲吻了Charles的手背,“我加固了封印,你不用再担心现出原形。但你现在的身体和普通人无异,自己要小心。”


Charles点了点头,他轻快地跨上了马,朝着Erik挥手。


“嘿,伙计,你怎么了?”Charles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马,用脸蹭了蹭它的鬃毛,他感觉到今天小家伙似乎不太精神。他想要下马再检查一下,但是比赛即将开始的紧迫时间让他没有办法这样做。


应该没事的。Charles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自信可以控制好马匹。


Charles驾驭着他的小马跳过了第一个障碍物,稳稳地落地,完美的动作。他朝着大家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全场掌声雷动。


紧接着是第二个障碍物。


Erik看到Charles俯下身对着小马说着什么,但那个小家伙似乎不太听话。它不断地在障碍物周围逡巡,却始终不愿意轻轻地跳过去。Charles扯了一下缰绳,那匹马忽然发出尖声的嘶鸣。它的前蹄高高地立了起来,Charles紧紧地抓着缰绳,才没有从马背上掉下来。看台上的观众发出担忧的惊呼,而Erik已经站了起来了。


“那匹马有问题!”Erik摘下了墨镜,Charles的小马忽然发狂一样地在场上颠簸跳跃,然后撒开蹄子,朝着后山狂奔而去。


Erik脱掉了西装外套扔在椅子上,他跃下了主席台,翻过围栏,把对方的骑师推开,踩了脚蹬就跨上了马背。


观众席上再次发出了惊呼。他们都没有想到,吉诺莎的总裁,著名的花花公子——Erik Lehnsherr的骑术竟然如此了得。不是花哨的、缓慢的马术,而是娴熟地策马狂奔。他追着Charles的方向疾驰过去,常人觉得难以完全控制的马匹在Erik胯下和骑一辆机车并没有什么不同,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完全掌控。


“抓紧缰绳,Charles!”Erik在Charles的右后方大声喊,他的声音有一点点颤抖。Charles现在被他彻底封印了法力,如果摔下来的话,会和普通人一样,身体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Erik开始后悔之前的决定,他不应该因为小恶魔的恳求而心软,以至于把Charles置于这样危险的处境。


“不要害怕,我现在过来!”他策马贴近了Charles。


小恶魔的脸色现在已经变得十分苍白,最后的理智和勇气让他紧紧地握住了缰绳,努力平衡着身体才没有从马上摔下来。


看着Erik逐渐接近自己,Charles稍微安心了一些。


“把手给我!”Erik朝Charles喊,他已经驾驭着马匹和Charles并行。


Charles有些犹豫,因为在急速的奔驰中,他并不确定Erik能够十分把稳地把他拉过去。


Charles右手握住缰绳,左手伸了过去。Erik手掌的温度透过他浸满了冷汗的手心传过来。


“松开另一只手!”Erik朝着Charles喊,但小恶魔却一直犹豫着不敢彻底放开。


“相信我,Charles!”Erik朝他喊,他知道小恶魔现在很害怕。


“松手,Charles!”Erik又喊了一声。Charles咬紧了牙,闭上了眼睛,彻底放开了缰绳。而就在这一刻,他的马匹再次忽然停了下来发出高升的嘶鸣。


Erik翻身跳下了马背,他骑着的那匹马朝着前方狂奔而去,Charles从马背上彻底滑落下来。他和Erik一起滚进了树丛里。


“唔……”Erik听到小恶魔发出了一声闷哼,他看到Charles的头撞到了旁边的一个树桩上,彻底地昏厥过去。


“Charles!”Erik立刻解开了他的手环,把自己的神力度到了小恶魔的身体里。Erik的指尖不住地颤抖,这个场景是这样的相似,千年之前,他的Ampelos也曾经像这样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就像睡着了一样。然而无论他度了多少神力给他,他美丽的少年都没有再醒过来。


“Charles!”Erik的嘶吼回荡在荒林里,仿佛一只困兽发出的悲鸣。



小恶魔安静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Erik抚摸着他的头发,他不知道现代医学能否负担得起他寄予的厚望。他的力量暂时保住了Charles的生命,但却无法令他清醒过来,因为Charles堕马的时候,是普通人的身体状态。


“我知道你不需要休息,可是你确定要一直这样守在这里吗?”Emma把一瓶红酒递给Erik,Erik让她却别墅的地下室取来的。他需要一些真正能够让他恢复精力的东西,而不是人类的垃圾食品。


“我想这就是我的宿命……”Erik扭开盖子,喝了一口。Ampelos是这样,现在Charles也是这样。他喜欢的人似乎都注定要离他而去。Emma觉得如果现在有护士进来查房的话,她大概不得不向对方撒谎,Erik手里的玻璃瓶装的只是一种自制的葡萄味的饮料。


“这是意外,Erik。”Emma开口,“而且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她那天似乎看到了Stryker在Erik去追赶Charles的时候,饶有兴致地看着手机,过了一会儿又略感遗憾地把它收了起来。之前在后视镜里看到的景象再次浮现在Emma的脑海中,她转过头,看到坐在不远处的Angle低着头用手攥紧了衣角。


她找人查了他们。这并不十分困难。


“那匹马被枪决了,但是我在它身上找到了这个。”Emma把系在马的项圈上的铃铛递给了Erik,“和那天Stryker手表的残骸一样的材质。”这不过是一个寻常的装饰品,以至于Erik和Emma当天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工作人员给马匹加上这个小铃铛的时候并没有起疑,因为是Angle拿来的,而她是吉诺莎的员工。或许只是想讨一个好的彩头,旗开得胜。很多人都会这么做。


Erik听着Emma查到的东西,默不作声。


“Stryker利用了Angle的嫉妒心,他知道她会乐意见到Charles堕马,”Emma冷冷地说,“但我猜,Stryker的目的应该是想让Charles在惊慌的时候,出于对危险的本能反应而现出原形。这样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猎杀他,甚至逼你出手。在那样的场合,这会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神话与科技的完美结合,一向是Stryker集团标榜的口号,虽然这听起来似乎更像一个邪教。


“到时候,你们两个都会像怪物一样地被堂而皇之地送进实验室里’研究’,甚至’解剖’,”Emma说,“你应该知道的,人类对于未知和不可控制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恐惧。他们既想消灭它,又想利用它,而你能起死回生的神力,他们大概做梦都会想要。”


“你明天就通知那个女人,让她不用再来上班了。然后把Stryker这个人处理掉。”Erik冷冷地说,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但不能让警察查到任何的把柄。”


Emma点了点头。她早就想这么做了,但她需要等待一个合理的时机。


“Erik,Charles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Emma没有错过这个重要的细节。


Erik俯下身轻轻地喊着小恶魔的名字,Charles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Dionysos大人……”Charles的声音很轻,“我是……Ampelos……”


Erik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瞳孔猛烈地收缩了一下。


-TBC-


下次更新时间为下周五19:00,感谢阅读。


————————————

EC小说本《红酒醉梦》预售进行中:本宣详情预售地址

评论(12)
热度(130)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