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红酒醉梦(酒神E/小恶魔C) 14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Chapter 14


Charles翻看着Erik今天的预约——和Natasha共进晚餐……嗯?Charles把pad划了回去,忍不住对着Natasha的照片多看了几眼。乍一看似乎和一般的商场女强人没什么不同——职业、强势又优雅,但是再仔细看一下,职业套装的包裹下,有一种慑人的张狂艳冶的性感。狂野性感,和Erik如出一辙。

等等,Charles似乎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惹毛Erik似乎已经没机会了,但如果Erik另有新欢,对自己感到厌倦……


“你喜欢这款的么?”Erik像幽灵一样从Charles身后冒了出来,吓得小恶魔险些把pad掉在了地上。“不,不,不!”Charles连忙摇头,如果是在家里,他的小尖耳大概已经甩起来了。Erik俯下身,把他圈在椅子里,鼻尖几乎贴到他的脸上,“你是我的,Charles!”语气有点凶悍。Charles轻轻地把Erik推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他决定不回应关于他的所有权的问题。


“Erik,我觉得她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Charles小心翼翼地说,Erik眼睛危险地眯了一下。“你们两个人看起来都……非常……强悍!”Charles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结了婚之后,还能在家里演《史密斯夫妇》。”势均力敌,斗智斗勇,让生活过得惊险又刺激,永不厌倦。


Erik直起身子,抽出Charles怀里的pad放在桌上,“Charles,收起你那些拐弯抹角的小心思。除了你,我对谁都没兴趣。”


“好的,Lehnsherr先生。”习惯性的话语,变成了一个十分愚蠢地回答。Charles懊恼地脸红起来。


“另外,不要整天沉迷人类那些荒唐的电影来打发吃零食的时光。”酒神大人语重心长地说,在进办公室之前又转过身来,“还有,演史密斯夫妇的那两口子刚离婚了。”Erik几乎是带着幸灾乐祸地鲨鱼笑关上了办公室的房门。Charles一向觉得一开口应该谈论曲高和寡的希腊美术史的酒神大人居然喜欢看娱乐八卦,世界再见!


Charles又回头看了看Natasha的照片和预约的地点,看了看Erik那间紧闭的房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右手的手环,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默默拨通了一个花店的电话,“您好,我需要订一束红玫瑰,还需要附一封信。”


*       *       *


Erik把车停泊在酒店门口,比起和性感的美人谈生意,他倒更加乐意在自己家的厨房里和小恶魔一起做晚餐。这家酒店的甜点据说很不错,临走的时候,或许可以挑一两样,打包回去投喂家里的某只像猫科动物一样的小恶魔。


Erik整了整领带,走进酒店的餐厅。Natasha朝他挥手,她居然比他先到,这让Erik有点吃惊。


“Lehnsherr先生,请你解释一下,这封信和这束花,到底是什么意思?”Natasha微微一笑,审视着Erik。


Erik打开了信纸——再娇艳的玫瑰,也不及你令我倾慕的绝代风华。落款E·L。Charles漂亮飘逸的手写体,Erik绝不会认错。


Erik必须承认,这一瞬间他的心情糟到了极点!Charles擅做主张牵的红线让他怒火中烧。这意味着,他的表白、他的心意都付诸东流,他们一起相处的这段时日,也丝毫打动不了Charles的心。他纡尊降贵纠缠的小恶魔不爱他。


“你接下来,是想要告诉我,这是你发自内心的表白,还是你无辜的秘书的恶作剧。”Natasha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


“抱歉,我想这是一个误会。”Erik淡淡地说,他现在没有任何解释的心情,表情也冷到了极点。这让他看起来恶劣而傲慢。


“Erik,你真是个英俊的混蛋。”Natasha带着性感而迷人的笑容,冲着Erik额头上就是一拳,顺手把把杯酒泼在了他的脸上。然后优雅地拿起手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Erik用餐巾擦了擦脸,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一点红酒。


Charles要的是自由,是他的朋友,是他提过的Logan、Hank,不是他。Erik苦笑了一声,随手理了理头发,轻轻地摇头叹息着走出了酒店。


*      *      *


Charles坐在沙发上,舔着巧克力慕斯,忽然觉得它们甜腻腻地变得十分不美味。Erik说他只对自己感兴趣,这句话或许会在见到约会的红粉佳人之后彻底抛诸脑后。Emma说过,Erik曾经有过一段纵欲风流的生涯。Charles猜想他或许只是酒神大人腻味了历届前任的短暂调味品。Erik待会儿回来的时候也许已经搂着明艳火辣的Natasha。他们会从玄关一直亲吻到楼上,然后两具身体交缠着滚到床上。他会十分知情识趣地回到自己小小的卧室把门关起来,然后把需要打包的衣服塞进小箱子里,预约一辆计程车,明天一早就把他送到公司附近的快捷酒店住下,直到找到合适的公寓。Erik会解开他的手环的,他已经找到了新欢,没理由再把一个随时会搞砸一切的电灯泡留在身边。


自由向他敞开怀抱,但为什么似乎并不令人十分高兴。


或许,Erik今晚根本就不会回来,酒店可以满足他们的一切需求,最终结果还是一样。Charles把头枕在鲨鱼小抱枕上蹭来蹭去,身后的小尾巴一摇一摇的,他感到疲惫,但却无法入睡。


门吱呀地响了,Charles坐了起来,连忙把小尖耳和小尾巴隐藏起来,他还不想把Erik带来的普通人吓坏。Charles偷偷地跑到栏杆那里张望,进来的只有Erik一个人,有点欣喜,又有点失落。Charles迅速地扎进沙发里,装作漫不经心地看电影。


Erik冷着脸走了进来,把一封信扔在了Charles面前。


“是你干的好事吗?”Erik冷冷地说,额角的伤疤增添了他的煞气。Charles觉得似乎把事情搞砸了。


“Erik,你受伤了?”Charles拖着他的小拖鞋走过去,抬手想去摸摸Erik额角的伤口。


Erik抓住了他的手,轻轻地甩开,他显然是压抑着极大的怒气才勉强让语调保持平稳:“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把我往别的女人怀里推?”他看着Charles,带着怨忿失望又不甘的复杂情绪。Erik似乎努力地克制了一下情绪,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到吧台那里,拎出一瓶威士忌一杯接一杯地灌下去。


“过来!”他朝着Charles冷冷地说,看起来凶地不得了。


Charles十分不情愿地挪着小碎步挨到了Erik面前,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


“右手拿过来。”Erik冷冷地说。


看来Erik已经厌倦了把他按在腿上打屁股的惩罚,今天心血来潮或许改打手心。虽然酒神大人说过不会再因为任何事情再惩罚他,但他如果气昏了头,打完了再反悔,Charles也丝毫没有办法,不过就是能控诉一下上古神祇厚脸皮罢了。


Charles小心翼翼地把右手伸过去,可怜巴巴地看着Erik。


Erik看着手环上的Eros,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他妄图用小爱神锁住这只愚蠢的小恶魔,看来似乎只是徒劳。就算是神,也无法勉强任何人喜欢上自己。Erik修长的手指抹过Charles的手环,低声诵念了一句古拙的咒文。手环“啪”地一声松开了。


“现在你自由了!”他把手环扔到一边,又继续喝酒,“你想去找你的Logan还是你的Hank,随时都可以。”


Charles有些难以置信,以Erik以往的脾气,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天大的陷阱。或许他的脚才踏出门口,就立刻会被抓回来。然后喜怒无常的酒神大人又会一脸冷笑地嘲弄他:这点小小的考验就暴露了你的真心,看来需要好好“教导”,才能乖乖听话。接着就堂而皇之地虐待他可怜的屁股,在他哭着认错求饶之后顺理成章地把手环升级成项圈。


“你是认真的吗,Erik?”Charles小心翼翼地问。


Erik的情绪现在糟糕到了极点,冷冷地说:“契约解除,你可以走了。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Erik不再看他,又仰头灌完了一杯闷酒。


“你现在就要把我赶出去吗?”Charles低声问,莫名觉得有点受伤。窗外的冷风刮下树上的枯叶,吹着他的脊背,冷得透心。


“摆脱我,不是你的夙愿吗?”Erik有些尖刻地嘲讽起来。


“那好吧,我现在就离开。”Charles垂下了头,眼泪偷偷地在眼眶里打转。这是他一直渴求的东西,但为什么得到的时候却似乎却有些伤心。


“谢谢您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Dionysus大人。”在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之前,Charles打开门一溜烟地跑走了,完全不管他现在身上穿的是小熊的睡衣和拖鞋。


山上的夜风冷地彻骨,Charles抓紧了自己的领口瑟缩着脖子默默地朝山下走去。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他自由了,但他却感到莫名的委屈。或许是因为被傲慢的神祇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为什么要在乎这些呢,为什么要在乎他在Erik心里似乎只是一个卑微的小恶魔呢?反正他也这样讨厌着这个野蛮又恶劣的远古上神。


Charles不知道走了多久,路上没有灯,没有一辆路过的可以搭他下山的车,山脚下的万千灯火仿佛海市蜃楼那样缥缈遥远。钱包和手机还躺在Erik家里,他就这样愚蠢地朝前方走着,或许天亮的时候能走完平时Erik一百二十码车速也需要开四十分钟的路程。豪华别墅区什么的,见鬼去吧!!愤怒让Charles加快了脚步,然后他华丽地摔了。脚踝被扭到了,钝钝地疼,因为路边某个无耻之徒挖完不填的深坑。Charles认命又沮丧地坐在路边,如果一会儿他不幸被超过一百码的车疾驰而过撞了,他一定会把带着血的半张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然后冲着司机吐舌头,保证吓得这个倒霉的家伙车毁人亡。


一只手伸到了他的眼前,骨节匀称修长。Charles吓了一跳,一抬头,又是阴魂不散的酒神大人。Erik脸上的表情有一点落寞。


“你反悔了吗?”Charles咬着嘴唇仰起头来问他,蓝色的眼睛里蓄着泪水。


“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不会反悔。就算勉强留你在我身边,你的心也不在这里。”Erik叹了一口气,“先跟我回去,至少,过了今晚再走。”


-TBC-


番外小剧场:


*纯属恶搞,与正文内容无关*


Charles趴在路边的围栏上,冷风把他的小卷发吹地乱成雀巢。小恶魔绝不承认对于巴巴地追过来的酒神大人,他内心有一点欢喜的小跳跃。努力装作生气又不在乎的样子,扭过头看着山下。


“你不是打算就在这里坐一夜吧。”Erik点了一根烟,闲闲地抽了两口,“这样的荒郊野外,小心被人贩子扛走卖去非洲,给暴君当男宠。”


“谁敢靠近我,我就吸!干!他!”Charles十分凶狠地说,顺便朝Erik露了露小恶魔的尖牙。


“啧啧啧,喜闻乐见!”Erik一把就把Charles扛到了肩上,“为了小恶魔的尊严,待会儿你一定要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


-TBC-


下一章

评论(26)
热度(125)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