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蚀心(魔王E/天使C)01

旧文重修,更新超缓慢,随时有可能坑……(废话,跳了坑的TX都知道lo主的尿性通常都是日更变月更搞不好就成了年更或者坑……)


分级:NC-17

警告:内含BDSM,各种道具play,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01

“救命!”一个漂亮的男孩跌跌撞撞地拨开人群,慌不择路地跌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他仰起头,正对上对方灰绿的眼眸。男人面容俊美、神色冷淡,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和一条贴身的皮裤,禁欲而又性感。


“先生,救救我。”男孩纠葛着他的袖口,眼中满是祈求的神色,似乎笃定了他能让自己躲过一劫。但男人只是淡淡地看了男孩一眼,不置可否。


两个怒汉嘶吼着追过来,肥厚的手掌揪住男孩的后领,仿佛要把他撕碎。少年望着男人,漂亮的蓝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他再次哀婉地求救,但男人不为所动,只是随手摇晃着高脚杯中的马提尼,冷眼看着这出闹剧。


男孩挨了一记耳光,半边脸肿了起来,他们威胁要打断他的腿。


“如果William Stryker先生知道他这个漂亮的小奴隶曾经逃跑过,应该会准备些特殊的东西好好招待你。”怒汉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而男孩听到William Stryker的名字的时候身体在轻轻地颤抖。这个俱乐部里的人,大约都知道,Stryker这个变态的老头子喜欢买下一些漂亮的男孩作为他的sex toy,在满足了特殊性癖之后,他们会成为活体实验的对象,最终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知道那些男孩曾经遭受过怎样惨无人道的摧残。军方的背景让普通警察对这些事睁只眼、闭只眼。


男孩再次祈求地看向吧台那个穿高领毛衣的男人,那样楚楚可怜的眼神足以打动一切铁石心肠。男人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喝了一口酒,不置可否。男孩的举动招来了壮汉的嘲笑,他们用污言秽语羞辱他。


男孩垂下了头,绝望地堕下泪来。他像是忽然下了很大的决心,他狠狠推开壮汉试图抓住他的手,朝旁边吧台锋锐的尖角猛地撞上去。对未来的绝望让他宁可现在死去。


一根黑色的皮鞭缠住男孩雪白的脖颈,他被拉进一个怀抱里。男孩的脸蹭到了毛衣的触感,一抬头,对上了一双灰绿的眼眸。


“我可以救你,如果你愿意做我的人。”刚才他一直祈求的男人冷冷地说。


男孩急忙点头,那个男人却用鞭柄抵住他的下巴,阻止了他的动作,“我是说,彻底臣服于我,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壮汉带着揶揄的笑容看着他们,仿佛男人的搅局让他们多了一个可以玩弄的对象。他们把指节捏地劈啪作响,过分魁梧的身躯仿佛庞大的怪兽挡住了顶灯的光芒,投下的暗影笼罩着男人和男孩。


男孩看了看即将扑过来的大汉和眼前冷漠的男人,最终委屈地闭上了眼,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说:“我愿意!求你,救我。”


“很好!”男人轻轻地揉了揉男孩柔软的发卷,仿佛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壮汉嘲弄的笑声十分放肆,巨大的身形向男人扑过来。


一声十分清脆的鞭响让扰攘的酒吧彻底沉寂下来,仿佛骨肉都被抽到碎裂,一个壮汉仰面倒下。他的脸上斜斜地裂开一条深邃的口子,鲜血喷涌出来。人群惊叫着散开,男孩不可置信地看了男人一眼,眼前可怖的景象让他瑟瑟发抖。


另一个壮汉惊愕了半晌,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愤怒地挥拳朝男人打过来。他的拳头并没有碰到男人的衣角,但他的脖子已经被黑色的皮鞭紧紧地缠住,男人十分冷漠地看着怒汉黝黑的脸色因为窒息而呈现出异样的紫红。男孩看到壮汉张大了嘴巴想要呼吸,他最终凸着眼睛倒在了男人的脚下。


男人若无其事地收起了鞭子,仿佛只是打死了一只苍蝇蚊子一般轻描淡写。他拥着早已双腿发软的男孩,从后门走了出去。抛下了酒吧里各自慌乱奔逃的一片狼藉。


失魂落魄的男孩被男人用安全带绑在兰博基尼的副驾上。男人的车速很快,一路无话。一个多钟头的疾驰,车停在了荒野外一个庄园门口,男孩看见里面有一栋如古堡般阴森华丽的别墅。庄园的门牌已被铜绿的锈迹侵蚀地略显斑驳,门牌上镌刻着主人的姓氏“Lehnsherr”。


男人踏进了庄园,厚重而古老的铁门在他身后以一种十分迟缓笨拙的速度缓慢合起,别墅的灯在铁门合上的那一刹那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透过落地的玻璃窗户倾斜出温暖的光,在朔风和荒草的掩映中格外妖异。男人用鞭子轻轻绕在男孩手上缠缚,将他牵进了古堡一般的别墅。


男孩不安却温顺地跟在男人身后,进门的时候男人命令他脱掉了鞋子,他现在正光着脚踩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男孩打量着四周的建筑——巴洛克式风格、穹顶高耸、繁复的花纹让人目眩神迷。


男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他让男孩跪坐在他脚边。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的宠物。”男人挑起男孩的下巴问他。


“Charles Xavier,先生。”男孩的眼中闪动着不安的泪花,楚楚动人。


“先生……”Charles欲言又止,最终鼓起勇气低声说,“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在这里,你只需要叫我Master。”男人冷冷地说。


“是,Master。”Charles有些委屈地垂下头。


或许是Charles的神情十分惹人爱怜,男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是告诉了他内心期许的答案,“Erik Lehnsherr。”他挑起男孩的下巴,看着他蔚蓝的眼睛说。


“谢谢你!Erik!”Charles露出了一个温暖却又苦涩的笑容。忽然,他的身体里迸射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刺得人无法睁眼。光芒穿透了Erik Lehnsherr的身体,他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整个古堡的灯光明明灭灭,有如垂死前的挣扎,最终归于黑暗。


Charles挣开了缠缚着双手的鞭子,冷月清辉之下,他慢慢地舒展开天使的羽翼,悲悯地看着地上魔王的尸体。魔王的身体逐渐消散,最终化成一缕黑色的烟雾,被夜风吹散。前一刻,他还将他护在怀里,他的后背紧靠着他坚实的胸膛,他的炽热的呼吸喷在他雪白的脖颈上。Charles有些怅然若失。


“愿你的灵魂,能够安息。”Charles低声祈祷,然后转身离去。忽然,一声破风的尖啸在黑暗中响起,一根黑色的皮鞭缠住了Charles雪白的脖颈。


“真是个愚蠢的小天使,你以为,魔王那么容易就会死去吗?”低沉而性感的声音贴着Charles的耳垂钻进他的耳膜。借着月光,Charles在眼前巨大的镜子中,看清了身后的人——Erik Lehnsherr,毫发无损地站在他身后,正意味深长地看着镜子里的他们。


-TBC-


AO3:链接


下一章

评论(25)
热度(118)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