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Dom/Sub设定】ALL For Love

分级:NC-17

警告:DS设定,有调教的情节,有私设!慎入!


01


Erik十分凶狠地扣好了领口上的扣子,笔挺的军装上别着的三排勋章昭示着他显赫的战功。他对着镜子冷笑一声,在这样“隆重”的场合必须把所有勋章佩戴在身上的愚蠢规定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油头粉面的暴发户,但比这更愚蠢的是这桩可耻的婚姻。


Dom支配和掌控着这个世界,Sub必须彻底臣服在他们脚下,接受Dom施与的一切:保护、照顾、调教与惩罚……


Fuck you all!Erik对着镜子比了个中指。去他妈的社会公认准则,强权面前,什么dom,sub都是玩物!


“Charles王子选定了你作为他的dom,你应该感到荣幸,Lehnsherr将军。”王座上的人优雅地推了推黑框眼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荣幸个屁!作为一个十分强势并且控制欲爆表的dom,Erik觉得他无法掌控自己的婚姻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他居然才是“被选中”的那个,更让他不爽到了极点。


“陛下,”Erik对着王座微微欠身,“我现在只想守护好西彻斯特的每一寸土地,暂时并不像考虑个人的感情和婚姻问题。”工作狂永远是不结婚的最好借口。


“Lehnsherr将军,您认为作为一个合格军人,最基本的是什么?”国王轻轻地眯了一下眼睛,别有深意地看着Erik。


“服从!”Erik回答,别开眼,没有看向他的君王。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违抗来自国王的命令么?”王座上的人淡淡地说,声音温润而优雅,“如果是这样,我将如何再信任你对王室和对国家的忠诚?”


Erik握紧了拳头,不得不说,能坐到那个位置上稳如泰山,的确很需要一点本事,比如把包办婚姻,轻描淡写地说成家国大义。


“陛下,我常年在战场出生入死,性情冷酷,恐怕并不适合王子殿下。”垂死的挣扎,希望他这十分难搞的顶头上司,能考虑到他一贯刀头舔血、极有可能辣手摧花,赶紧把他踢出备选对象的行列,并且永不录用。早知今日,就应该让Azalea帮他制造一点虐待战俘的谣言,最好用PS作假,图文并茂。


“可他就是喜欢你。”王座上的人依旧保持着优雅的语调,还附赠一个“其实我一点也不看好你们”的无奈眼神。Erik深感气数已尽。


“Charles是个可爱的小sub,你会喜欢他的,Erik。”


可爱个屁!这个“可爱的小sub”让他之前的联姻对象集体团灭,历任前男友无一“善终”。某国的王子据说是调教的时候给Charles用了口枷,让他无法说出安全词。国王陛下在看了掖着被角啜泣的小王子鞭痕交错的后背之后,让御用管家Merlin把那个倒霉鬼直接扔出了王宫,摔断好几根肋骨。不仅如此,由于出了这样的丑事,那位王子十分悲催地与本应属于他的王位失之交臂。某国的王子据说是调教的时候,使用了不当的dirty talk,让Charles委屈难堪。小王子躲在墙角偷偷抹泪被国王陛下看到,问明原因后义正言辞去信要求该国道歉,否则断交。女王知道了整件事之后怒不可遏,据说让人把那个王子狠狠地鞭了一顿,婚事彻底告吹。此类事件,不胜枚举……Erik觉得,他的结局,大概会是:某天白痴王子由于忘了和他约定的安全词到底是提拉米苏、蓝莓果酱、抹茶慕斯,还是黄桃布丁,然后把自己弄伤了。国王陛下不动声色地派他孤军深入,最后战死沙场……


所以,最明智的选择是:绝不要碰Charles这个麻烦精!!如果他还不想被他那个优雅而腹黑的父王千刀万剐的话。


Erik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收回了他的思绪,带着一身攻城略地的铁血煞气,踏着军靴,朝着举行婚礼的大堂走去。


*      *      *


冗长的祝词、无趣的仪式,国王握着Charles的手,把他交给了Erik。Erik朝着他的君王欠身行礼。他的sub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西装,用领结代替了领带让他看起来俏皮可爱。他们交换了结婚戒指,Charles垂着头跪在了Erik脚边,由Erik给他戴上了一个黑色的皮革项圈,宣誓了Erik对他的所有权。Charles红着脸被侍者带了下去。新婚之夜sub通常都会把自己准备成一份可爱的礼物,让dom享用自己。Erik觉得这样“贵重”的礼物简直要命!


婚礼后的酒会很快就草草结束,他的君王并不想让他有任何机会在新婚之夜烂醉如泥。


Erik,希望你能珍惜我的小王子。国王离开之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威胁的话语说的优雅婉转。Erik带着十分糟糕的心情,走进了他的新房。


室内没有Charles的身影,茶几上却放着一个木箱。为什么王室会热衷这样恶劣的把戏,Erik嗤之以鼻。他几乎可以想见,Charles嘴里塞着红色的口球,被拘束衣紧缚着柔软的身体,丁字裤无情地勒进臀缝,他只能在狭小黑暗的木箱里蜷缩着身子无助地抵抗着黑暗带来的恐惧和后面含着的震动器带来的折磨,等待着dom来解救他,再亲手施与更苛刻的惩罚,然后顺理成章地彻底臣服在他脚下。


总得先把人弄出来!Erik伸手打算开盖,fuck,哪个白痴用钉子把木箱都订死了的?他难道不怕他们的宝贝王子窒息而死么?为了不背上谋杀王子的黑锅,Erik怒吼:“Azalea,快点拿开箱的工具过来!”


电锯、炸药放在了桌上,Azalea看着箱子跃跃欲试。比起被电锯腰斩截肢或者被炸药炸得血肉横飞,Erik觉得窒息而亡至少是个体面的死法。


“Azalea,把这些鬼玩意儿拿走,这里不是战场。我只需要钉锤和撬棍。”Erik点了一支烟默默地吸了一口,他觉得他的人生,从被赐婚的那一刻开始,就变得无比艰难。


Erik脱掉了军装的外衣,只穿着衬衫,他用钉锤十分娴熟地钳起了钉在四角的钉子,然后把撬棍插进缝隙里,Erik十分小心地把边缘慢慢撬起,他不太敢用锤子把撬棍敲进去,虽然那样更省力也更快,但他怕过分的震动会让关在箱子里的sub受不了。终于把上盖完整地撬开,Erik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Erik有点好奇箱子里的Charles会被“包装”成什么样子,或许胸前还会用红色的丝绒系一个愚蠢的蝴蝶结。


“Charles?”Erik对着木箱里喊了一声。


“Master……”软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Erik转头看见一个棕色卷发的小脑袋从床边探了出来,“我在这里。”他戴着项圈光裸着身子跪在床边,他轻轻指了指Erik费了好半天劲才撬开的箱子,怯怯地说:“那个箱子里,是父王送给我们作为新婚礼物的红酒。”


Charles仰视着Erik,看到他冷酷英俊的dom眉头狠狠地抖了抖,脸色简直可以用瞬息万变来形容。


“过来。”Erik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冷冷地看着他。


-TBC-


不好意思,没忍住,又随手挖了个新坑。因为最近需要炖点肉,自己投喂一下23333


AO3同步更新地址


下一章

评论(37)
热度(180)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