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二十一章

Erik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他几乎把他所有浪漫的心思都挥霍在了Charles身上。他希望Charles在一个人待在爱尔兰酒店无聊地看着会议论文的夜晚,能够一打开门,就看到一束艳丽的玫瑰。然后是抱着玫瑰的他,当然还有他手里还拎着的,现烤的,还冒着热气的小甜点,Charles的最爱。他想挽着Charles的手,漫步在爱尔兰的夜空下,或许还可以找一家街角安静的酒吧,在暧昧昏暗的灯光下小酌。Charles微醺时脸上呈现的酡红十分动人,而Erik或许还能趁此机会十分自然地吻去他嘴角的残酒。然后他们回到酒店的房间,Erik有一万个理由可以赖着不走。他们洗过澡换上酒店的浴袍,他任由Charles把头枕在他的肩上,头发上未干的水渍顺着他的锁骨流下胸口。Charles用他那软软的声音念着Erik这辈子都听不懂也不想听懂的论文,然后他放肆地看着Charles漂亮的嘴唇一张一合。


但当Erik到达酒店的时候,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因为Charles失踪了!当Azalea告诉他这间酒店的所有人是Trask之后,Erik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吁出了一个轻飘飘的烟圈,然后掏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特殊的界面,对准了自己的手表。


“我们的手表可以互相感应,然后知道对方在哪里。”Erik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地图的界面,按下了自己的手表上的按钮和Charles手表上的一个按钮,然后就看到了一顶头盔和一只小绵羊的两个闪烁的图标靠在了一起。


Erik看到Charles的嘴角抽了抽,“Rolex情侣表的最新花招,”Erik补充,“我本来只想用这个找到你住的酒店的位置,然后给你一个惊喜。”


好吧,Jason十分谨慎地关了他的手机,以防有人定位搜索。但如果他知道他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栽在了一块秀恩爱的表上,大概会死不瞑目。Charles默默地想。


“还好Trask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好他的祭祀和邪教,毫无长进。我们和Wade才能十分轻易地披了黑色的斗篷混进了祭祀的队伍。”Erik说的轻描淡写,他没有告诉Charles,当他发现Charles有可能落在Trask手上时他内心几乎可以让人崩溃恐惧。以贩卖人体器官为主业的黑道头子Trask同时又是个“科学疯子”,十分热衷活体解剖和人体实验,Erik无法想象,如果他找到Charles的时候,却发现Charles的脑袋上插了无数根电线,或者整个人泡在培养皿里,或者头被砍下来接在柯基身上,他将如何去面对。Azalea还记得Erik当时手抖的几乎夹不住烟,他从来没有见过Erik这种样子。


“如果你出得起请一只军队的价钱,我想在你的小可爱被他们弄得乱七八糟之前,我们联手能把他从那个变态的矮子手里弄出来!”蹭了Erik的飞机跑来爱尔兰度假舒缓一下失恋的心情的Wade在扯秃了Erik原本打算送给Charles的大半束玫瑰花之后,开口谈了这笔生意。


“Charles……”Erik把思绪从回忆中拉回来,“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再做为我挡子弹这种事。”比起失去性命,失去你,是我令我更加无法承受的事情。Erik紧了紧抱住Charles的手臂,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执着。


*     *      *


“Erik,”Charles开口,声音软软的,有一点欲言又止,“你为什么会加入黑帮?”他总觉得Erik和Jason还有Trask他们是不同的。


“想听故事么?”Erik小心翼翼地把Charles放在沙发上,然后坐在了他旁边的矮凳子上,伸手揉了揉Charles软软的卷发,温柔地问他。Charles轻轻地点了点头。


Erik缓缓地开口:“有一个小男孩,他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他和母亲一起生活。他的母亲,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她会握着男孩的手,教他如何做好吃的煎饼。男孩和其他孩子打架了,一声不吭地回到家里。她没有责骂他,而是用沾了酒精的棉球轻轻地为他擦拭伤口,默默地把撕破了衣服缝补起来,她对男孩的担忧和关怀都缝在了十分细密的针脚里。男孩很天真的以为,以后的日子,都会是这样,和母亲相依为命,艰辛却又平静。”Erik轻轻地叹了口气,“只可惜,他错了!”


Charles忍不住抬头看Erik,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拳头。


“有一天晚上,男孩和他的母亲去夜市卖花。地狱火俱乐部的Sebastian Shaw搂着他的情妇从他们身边走过。男孩的母亲央求他们买一些花,已经喝的醉醺醺的Shaw低头看了一眼,掏出了一把硬币,扔在了男孩的母亲的脸上。男孩当时很生气,拦住Shaw,要他向母亲道歉。Shaw冷冷地笑了一下,掏出了手枪,对着男孩,扣下了扳机。街道上响起一声十分刺耳的枪响,男孩的母亲倒下了,再也没有醒过来。”Erik的语气很平静,但他梳理着Charles发丛的手指却停了下来。


“后来,男孩报了警。但没有警察愿意管这件事,没有谁愿意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贫民去向把持了地下交易的黑王兴师问罪。当时有许多目击证人,但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作证,因为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得罪黑社会而莫名横尸街头。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Erik说完,垂下了眼眸。


”所以,从那时起,男孩开始明白,必须足够强大,才能讨回公道。必须自己手里握着枪,才能真正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Erik灰绿的眼眸,对上Charles蓝蓝的眼睛,里面有许多翻涌的情绪,欲言又止。


“Erik,你能够成为更好的人。”Charles握住了Erik因常年握枪带着薄茧的右手,把它轻轻地贴到自己的脸上。


评论(15)
热度(170)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