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二十章

Erik十分小心地把Charles抱上了飞机。Charles没有吭一声,但是从紧紧咬着的嘴唇和苍白脸色,Erik知道,那很疼。

 

一阵低沉地轰鸣之后,直升机在废墟上盘旋上升,离那片血染黄沙的断壁颓垣渐行渐远。Charles觉得就好像从一场旷日持久的梦魇中逐渐苏醒。他趴在沙发上,Erik给他的胸腹下面垫了软软的垫子让他不至于保持这个姿势太过难受。他现在只能任由Erik把西裤兼底裤拉下来检查伤口,疼痛和羞耻的双重折磨让Charles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臂弯里,只露出后脑棕色的发旋。

 

Charles听到Erik轻轻地叹了口气,他闷闷地开口问:“我是不是屁股开花了?”

 

“不不不,最多就是被子弹戳了个洞,以后纹一个小鹿斑比就能把伤口遮掉了。”

 

嗯?这不是Erik的声音!Charles愣了一下。

 

“顺便一说,小可爱你屁股真翘!”

 

Charles一扭头就看到Wade十分理直气壮地站在一边,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屁股。Charles瞬间窘迫地被口水呛到,不住地咳嗽,扯得伤口一阵阵地疼,眼泪不受抑制哗啦啦地就流了下来,这让他觉得更加丢脸了。

 

Erik一边轻轻地帮Charles拍了拍背,一边杀气十足地看向Wade,眼神完全是一副“别忘了,我们还有尾款没有结清。Charles是我的!我的!我的!不许看!”的凶狠表情。

 

Wade耸了耸肩,摊了摊手。一扭头看见了放在角落里的雪柜,立刻抛下了Charles和他的屁股,毫不客气地打了雪柜的门。下一秒,Wade的武士刀“刷”地就掉在了地上,他回过头来问Erik:“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刻板无趣的德国男人么?”

 

Wade已经做好了打开雪柜就只能看到摆放地有如强迫症一般整齐的沉闷的德国黑啤,结果,却看到了一雪柜的甜点,而且一块蓝莓慕斯上还插着一块十分可爱的巧克力片,X-MEN电影年轻版Professor X的q版,与Charles十分神似的一张小圆脸俏皮地冲着他笑。真是见了鬼了!想象一下Erik一脸痴汉地把这块巧克力片咬在嘴里,用舌头先把头发的部分舔掉,然后含住它等它慢慢地完全融化,一脸陶醉的表情,Wade吓得关上了雪柜的门捂住心口,Erik这种闷骚又诡异的示爱方式简直让他肝疼。

 

“Wade,除了Professor X的慕斯,其他你随意。”Erik的声音冷冷地从身后飘过,Wade已经用圆勺挖了两个草莓味哈根达斯的半球拼在了一起,并且远远地瞟了一眼,形状和小教授的屁股异曲同工,这让他感到十分满意。

                                        

 

Erik跪在沙发旁边,接过Azalea递过来的绷带,他亲了亲Charles的额头,低声说:“我要把你的伤口先包扎起来止血,会有一点疼。”

 

Charles“嗯”了一声,握紧了拳头。他听到Erik吸了一口气,然后感觉到绷带开始十分迅速地裹缠上来,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Erik做这件事的迅速以及行云流水,Erik手劲很大,绷带缠的很紧,Charles觉得他的屁股和大腿的根部现在一定像极了被勒成一截一截的腊肠。Charles忍不住哼了一声,疼,还不止是一点。

 

Erik很快的帮Charles包扎完,接过Azalea递过来的湿巾,把手上的血渍擦拭干净。

 

“Erik,你为什么不打个蝴蝶结。那样和你的小可爱看起来更加般配。”Wade鬼使神差地又走了回来,然后十分自然地把一个装着雪糕的杯子伸到Erik和Charles中间,“deadpool独家秘制“翘臀”冰淇淋,拿好不谢!”Charles和Erik低头看了一眼,Charles的脸上刷地就红了,而Erik的眉头则狠狠地抖了抖。冰淇淋左边的半球上还有一坨红色的果酱,位置和Charles屁股中弹的地方一模一样,带着Wade戏谑的满满恶意。

                                   

 

Erik坐在沙发上,Charles趴在他的大腿上。Erik的手臂箍住Charles的腰,暧昧而贴心的安全带。

 

Wade刚跳伞走掉,理由是在全程围观了Erik从用勺子喂Charles吃雪糕变成了用舌头之后,他觉得再多呆一秒就有可能无法压抑住刚沦落为单身狗的愤怒,拔出武士刀来斩了眼前这对“狗男男”。

 

“Erik,我要求在我们谈好的价格上再加100万,作为被你秀恩爱的行为摧残的精神损失费。”Wade说完之后,就从打开的舱门那里挑了下去。一个底色鲜红,清晰地绘了Wade戴着他标志性的红色头套cos玛丽莲·梦露的降落伞在空中分外招摇地打开,撩人的扭腰摆臀和妩媚的眼神充满了恶趣味。

 

Charles一眼看到,忍不住笑了出来,但笑声的后半段被吞了回去,因为来自屁股的清晰痛感再次无情地提醒他,现在并不适合做出这样的表情。

 

“Erik,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你是怎么找到那里的?”Charles抬起头来问Erik,对方的脸上,十分难得地闪过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


-TBC-

                                     

PS:基友说,如果我再不填这篇,她就要在我面前画查查,很基情的那种,然后把它撕掉……撕掉~~顺便再画一个不举的老万放我家里。鉴于这种恐吓十分具有威胁性,加上这篇真的是旷日持久,对一直等更的各位致歉。我最近尽量努力把它填了。


PSS:关于查查屁股中弹的急救处理方式,咨询了 @意犹浅 太太,感谢她十分详细的解答和专业的意见,鞠躬。

评论(27)
热度(168)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