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逃婚的王子(国王E/王子C)03(完结 +开车 下棋play)

03

 

Charles被Erik的侍女们泡在就像“西红柿蛋花汤”一样的浴池里洗了一个十分羞耻的澡,过多的玫瑰干花瓣让他不住地打喷嚏,残留的花粉熏得他眼泪汪汪。Erik的侍女们巨细无遗地清洗了他身体的所有地方,包括某些十分私密的地带,这让他感到羞耻。她们无视了他的抗议,并且变本加厉地用柔软的毛巾和邪恶的手指抚弄着他身体的某些部位,他哼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爽地声音让他自己都感到脸红。她们真讨厌,和Erik那个暴君一样厚脸皮。这让Charles更想快点脑了Erik以牙还牙了,简直等不到明早上。

 

在Charles心不在焉咬牙切齿的时候,侍女们把他捞起来擦干,解开了反绑着他双手的皮带,为他穿上月白色的丝质浴袍,然后又绑了回去。他没有任何机会把手抵在太阳穴上脑任何人。精神能力不够成熟,必须依赖特定姿势才能发力的缺陷。

 

她们把他送到了柔软的大床上,然后欠身退出,关上了寝宫沉重的大门。Erik那个暴君已经换好了棉质的黑色睡袍,坐在上面等着他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戴着那顶讨厌的头盔,笑得一脸淫荡。Erik松开了绑住他双手的皮带,Charles已经开始盘算怎么脑一个侍卫过来用花瓶把他们的国王砸晕,然后帮他打包扛回威彻斯特。

 

Erik挑起他的下巴,俯身亲吻他柔软的嘴唇。Erik的薄唇冰凉冰凉的,短短的胡茬扎到了Charles脸上的嫩肉。Charles迎合地十分敷衍,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指抵在了太阳穴上。该死,他的脑波仿佛被锁在这个房间里,才延伸出去,就被和Erik头盔相似的金属材质撞击回来。

 

“不用白费心机了,这间房的四围和顶上都是特殊的金属材质,你脑不了外面的人来帮你逃跑。”Erik用手指卷着他柔软的头发,冷冷地说。Charles简直怀疑Erik也会读心。

 

Erik把他抱在怀里,挑起他的下巴,着迷地看着他漂亮的蓝眼睛。Charles仰起脸看着Erik:“伟大的吉诺莎国王,你敢和我玩一个游戏吗?”软糯的声音,挑衅的话语。Erik意味深长地挑了一下眉,看到怀里的美少年把目光投向了桌上放着的棋盘。

                                               

 

“呜……不要……不要戳那里……”Charles发出了一声销魂蚀骨的呻|吟,软绵绵的声音把昏黄的烛火氤氲起了一层情色的迷雾。


☆☆☆


下面是开车的桥段。

微博地址: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62093526205447&from=1063193010&wm=3333_2001&ip=116.249.216.89


☆☆☆


第一缕晨曦照在柔软的波斯地毯上。Erik支着手肘看着还在甜甜地睡着的Charles。Charles花瓣一样柔软红润的嘴唇很自然地含着他短短的拇指,他的身体蜷成小小的一团,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动物。Erik修长的手指抚摸过他发从,柔软的棕发在他的指间温柔缱绻地打着调皮的小卷。大概是梦到了可口的小甜饼,Charles嘴角流下了一点口水,他翻了个身,甜甜地笑了起来,Erik忍不住轻轻地戳了一下他浅浅的酒窝。

 

Charles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懵了好几分钟,直到看到Erik那顶头盔,才蓦然惊醒。Charles想要爬起来,但全身就像散架一样的酸痛。他低头看到了自己光裸的身体上各种被爱抚过的痕迹,羞得满脸通红。计划失败,暴君先醒了,他脑不了他跳艳舞,看来只能等明早了。Charles用被子蒙着头,闷闷地想。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非常不合时宜地出现了一个经典的阿拉伯传说——一千零一夜!哦,不。

 

“昨晚睡的好吗?尊贵的Charles Xavier殿下?”Erik低沉的声音从头顶飘过,Charles吓得在被子里抖了抖。糟了!他知道了我的身份。敌国王子现在就睡在他床上,昨晚还被他上的欲仙欲死。鉴于昨晚上Erik某个地方的尺寸和民间传说的完全符合甚至略胜一筹,Charles开始悲哀地想,或许吃掉和他一夜风流的美少年也是真的,尤其是敌国的王子。哦,不,他怕疼!想想尖刀的薄刃切开皮肉他就哆嗦。而且他讨厌细盐和胡椒这样的佐料!为什么就不能用甜甜的蔓越莓果酱?而且更糟糕的是,威彻斯特的王子,自己送上门被吉诺莎的邪恶暴君吃掉了,作为警告熊孩子不要随便离家出走的鬼故事,还会流传千载!而他,Charles Xavier,作为白痴王子的典型代表,将会遗臭万年!

 

“我追捕试图篡位的Shaw潜入威彻斯特的时候见过你,之后,就怎么也忘不了你,Charles。”Erik缓缓的拉下了Charles蒙着头的被子,灰绿色眼眸凝望着他,十分温柔。Charles诧异地抬起了他漂亮的蓝眼睛。

 

Erik揉着Charles头上柔软的小卷毛,问:“知道为什么吉诺莎和威彻斯特会从友好的邻邦变成剑拔弩张的敌国么?”

 

Charles摇了摇他可爱的小脑袋,柔软的小卷发摩擦得Erik手心痒痒的。

 

Erik捧起他的脸,缓缓地说:“是因为你!”

 

Charles十分不满意这个答案,如果Erik不戴头盔,他大概可以听见Charles软糯的声音在他脑海里说话:你这个色迷心窍的暴君,别把这种祸国殃民的黑锅往我身上扣。

 

“我屡次向威彻斯特提亲,但你那个愚蠢的继父摄政王都无理地拒绝了我的要求。我想,他大概是怕我们结婚之后,我可以用吉诺莎的兵力逼他退位,让你亲政。”Erik看着Charles,俯下身亲了亲他的额头。“听到他想让你和亚特兰蒂斯联姻的消息,我十分愤怒。我本来已经部署好了一切,打算挥军南下,打到他愿意送你过来和亲为止。没想到,上天就这样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所以,你昨天是在假装不认识我,还恐吓我?”Charles仰起脸看着Erik,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只小圆脸蓝眼睛的猫咪,“你这个骗子!”一只炸毛的猫咪。果然,能当国王的人,把心切开都是黑的。Charles狠狠地在Erik肩膀上咬了一口,却又被Erik翻身压在了床上。

 

“那是因为,我要用身体告诉你,整个漫威大陆,只有我能够让你感受到情欲带来的极乐。只有我,能够彻底地把你填满,从肉体,到心灵。”Erik温热的气息喷在他敏感的耳廓里,Charles的脸红的像一只小苹果。Erik抬起他的下巴,俯身吻住他柔软的嘴唇。

 

两具漂亮的身体交缠翻滚,情与心的狩猎,性与爱的角力,色授魂与。

 

“Erik,拿掉你的头盔。它丑到我了!”Charles在呻|吟的间隙爆发了凶狠的抗议。

 

“我当然会拿掉它,我可爱的小王子。等我把你做到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Erik的声音仿佛被情欲打磨过,低沉而沙哑。

 

日光洒落在狼藉的床褥上,伴随着斑驳的树影。

 

Erik再次填满了Charles。他们伏在柔软的大床上轻轻地喘息。Erik摘掉了他那顶丑陋的头盔。暗金色的头发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好看得宛若完美的希腊神祗。

 

Charles十分痴迷描摹着Erik立体的轮廓,他现在没有任何一丝多余的力气去催发他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哪怕他的手指能抵到他的太阳穴。不过没关系,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完成他内心邪恶的小愿望。一念及此,Charles就把头枕在Erik坚实的胸膛上,安心地沉沉地睡去。

 

-FIN-


PS:如果觉得肉香请把小红心和害羞了躲不见了的小蓝手还有没有节操的评论砸给我吧(☆ω☆)。

pss:如果肉看不了也请留言告诉我

评论(61)
热度(532)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