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逃婚的王子(国王E/王子C)01

作者说明:迟到的法鲨生贺……短篇小甜饼。就是一个小王子查查为了逃婚跑到吉诺莎,被老万强抢民男了的故事。

 

01


“好!”雷鸣般的掌声在小小的酒馆里爆发出来,叫好的声音此起彼伏。Charles喝完了半人高的啤酒柱里的最后一滴酒,他把杯口朝下,胜利者的姿态,脸上的酡红愈发衬得他皮肤雪白。他的对手,一个皮肤糙黑魁梧的壮汉,憋得满脸通红,却还剩下杯底一指高的残酒咽不下去。他两眼一翻,砰得向后倒去,简陋的小木台被震得抖了三抖。

 

“我宣布!今天挑战的胜利者是Charlie!”酒店矮胖的小老板举起了Charles的手臂,和他分享着胜利的殊荣,精明的小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红红的大鼻子显得更加突出。“他将享受一天完全免费的食宿,还有得到这枚荣誉的勋章!”

 

老板把一个批量生产、粗制滥造的铁皮勋章别再了Charles的亚麻布斗篷上,上面刻着吉诺莎的国徽——一个蠢毙了的丑头盔,以及小酒馆的名字。虽然这玩意儿不值什么钱,免一天的食宿也根本无法对Charles构成任何实质性的诱惑,但是看着台下欢呼的众人,他此刻是他们的英雄,这感觉棒极了!Charles朝他们微笑,不停地挥手,有几个十分艳丽的红发女郎明目张胆地朝他抛媚眼,并且十分性感地开始扭摆裸露的细腰。哦,Charles觉得他快要爱上这个民风彪悍又开放的吉诺莎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Charles缓缓地走下了木台,头重脚轻。他坐到了一个角落里的桌子旁边,还在亲吻着他那个刚到手的勋章,痴痴地笑。这趟逃家的旅程简直不能更棒!

 

他终于可以像个男人一样大口大口地灌自己烈酒,而不是出于社交礼仪,礼貌地浅浅抿一口,然后虚以委蛇、心不在焉地交换着措辞优雅婉转其实苍白无力的废话。威彻斯特的王室根本不知道他酒量有多好,除了有一次喝了一瓶Raven兑的五种混酒,然后欢快地跑了一条走廊,揪住Logan两侧挑高的发型傻傻地说,“哦,Logan,你的猫耳真可爱。你看,其实我是一只小兔子!”然后开始扭着屁股转圈的黑历史之外,他几乎没醉过。在皇家学院念书时,他偷偷和人比酒,喝倒了一个学院师生,战绩彪炳。

 

他终于可以穿波西米亚风格的亚麻布斗篷,用兜帽把自己的大半张脸遮起来,这让他看起来像一位浪迹天涯的吟游诗人——崇高而艺术的职业!他曾经在皇宫里尝试过一次这样的打扮,还在低头系带子的时候,就收获了他的母亲Sharon一声几乎把耳膜戳破的尖叫。然后她迅速剥下了这件被她评价为“劣质麻袋”的“鬼玩意儿”并且拿出去烧了。Sharon当时刀锋一般的白眼,几乎把Charles片成了一碗可以烧汤的鱼片。为了不再被她喋喋不休地教育一个钟头如何不让这样羞耻的着装玷污Xavier王族的尊严,Charles再也没穿过类似的衣服。

 

但是现在,他们都管不了他了!啊哈哈哈!去他的逼良为娼的政治联姻!他对亚特兰蒂斯的Moria公主没有意见,但他无法容忍他自高自大自私的继父摄政王摆布他的人生。没有爱情的婚姻,只会让两具鲜活的生命速朽,他不爱Moria,至少不是可以成为终生伴侣那样的爱。所以,他脑了守门的侍卫,从宫殿里跑了出来,直奔敌国吉诺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至少Stryker不敢在Erik Lehnsherr眼皮底下大张旗鼓地搜捕他,如果他不想客死异乡的话。

 

Erik Lehnsherr,Charles想到这个有趣的名字忍不住笑得更深了,刚才灌得太急的酒让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嗝。鉴于两国关系十分恶劣,Charles并没有机会和Erik见面。但在威彻斯特,Erik声名远播。在各种荒诞的传说中,Erik都是恶魔一般的存在。据说他长的凶恶而丑陋,红眉毛绿眼睛,鼻孔翻天,头上长角,咧嘴一笑,就能看到鲨鱼一般锋利的锯齿。每逢月圆之夜,就会变成一匹大尾巴狼,站在宫殿后面最高的山头上发出凄厉的嚎叫,瘆人的声音让整个王城的人都惶惶不安。据说这个暴君的生活十分堕落,骄奢淫逸,酒池肉林。他喜欢把美少年捉进皇宫,无情地蹂躏。鉴于他的形象杂糅多种动物特征,所以某处的尺寸在各种儿童不宜的版本中总是被传说地十分惊人。春宵一夜之后,他会把那些美丽的少年洗干净,用他锋利闪亮的刀具,把他们身上的细皮嫩肉切下来,蘸着胡椒和细盐下酒,穷凶极恶!在威彻斯特,Erik的名字甚至可以让半夜哭闹不休的小孩闭嘴,震慑程度完爆猛虎、野豹、雄狮、蟒蛇、……Charles聪明的头脑当然不相信这些幼稚的鬼话,但从用这顶尿罐一样的头盔当国徽的猎奇审美来看,Erik长得奇丑无比大约是真的。

 

在恍惚的迷醉中,Charles似乎隐约看到了小酒店门外几章熟悉的脸孔。Stryker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他费劲地睁了睁眼睛,然后用手指抵住太阳穴。努力一下,应该可以脑了Stryker,让他打道回府。等等!金发红唇、露脐的雪白皮裘,在阳光照耀下亮瞎人眼的钻石项链,他们居然带了Emma Foster!难怪他们都快追到他面前了,他才发现。

 

Charles迅速放下手指,冲到楼上的房间卷好包袱,然后一溜烟骑上了他的小红马,一头扎进了前方的树林。当Charles兴高采烈地第一次向Logan介绍他可爱的小马时,对方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吐了个大大的烟圈之后做出了一句极其恶毒的评价——“跟你一样,是个小短腿!”“它是优良品种,耐力惊人,而且速度也是很快的。”Charles记得当时自己涨红了脸十分不甘心地争辩,换来了Logan一个华丽的白眼——“腿就那么长点,三步才顶别人一步,怎么快?”如今看来,简直一语成谶。Charles看着他的小马已经很努力地撒开了小蹄子,但是骑着高头大马的Stryker等一干人明显毫不费力地越追越近。小短腿的悲哀……

 

Charles看到了前方开阔的草地上似乎有一个大大的营帐。好几对卫兵正在交替着巡逻。或许是哪个吉诺莎的王公贵族出来狩猎。有了!Charles灵光一闪,双指点上了太阳穴——有Emma在,他脑不了Stryker和他带来的人,但是,他可以脑别的人……营帐外的几对卫兵开始迅速地集结,有一个队长模样的人高吼了一声:“有入侵者!集合,把他们赶走!”

 

Charles把他的小马拴在树桩上,它和他都不住地喘着粗气。Charles用双指抵着太阳穴观察着战局:吉诺莎的卫兵战力十分彪悍,不仅骑术了得,而且进退作战很有章法,拼杀过招十分骁勇。Stryker带来的人很快溃不成军,他和Emma高声咒骂着Charles落荒而逃。

 

Charles得意地冲着他们吐了吐舌头,然后擦了擦额头的汗。

 

“控制我的士兵为你杀敌好玩吗?”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Charles吓得转头。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他面前,灰绿的眼眸,英俊却冷漠的面容,头上还带着一顶和他们的国徽上丑成一样的紫红色头盔。 


-TBC-

评论(44)
热度(297)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