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杀手之心(黑帮E/杀手C 现代AU)02

Chapter 2

 

“您好,我叫Charles,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小个子男人朝Erik腼腆地笑了笑,抿着唇,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牵引出脸颊上浅浅的梨涡。因为他的皮肤就像牛奶一样白皙细嫩,所以Erik很轻易地看到了他鼻翼上顽皮跳跃着的几点小雀斑,青涩而可爱。

 

“孩子们被橱窗吸引,所以想进来看看。”Erik声音低沉,语气难得的柔和。

 

“您是他们的父亲吗?”Charles微笑着问。

 

Erik点了点头。他余光一瞥,就看到Pietro已经一小只地挂在了书架上,正踩着格子的空隙,准备向上爬。Wanda则像一只小拖把一样地在地上一蹭一蹭地往前挪,完全不管自己正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裙子,应该优雅地做一个小淑女。

 

“哦,上帝!”Erik觉得有点头疼,他向Charles说了一句抱歉,快步走了过去。“Wanda,现在给我站起来,不然以后都不给你买新裙子了。”Erik说着,把Pietro从书架上抱着拽了下来。“爸爸,我现在已经有五条新裙子了。”显然,Erik的威胁并不奏效,Wanda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往前蹭。

 

“Wanda小姐,作为一位高贵美丽的公主,是不应该用这样不优雅的动作行走的。”软软的声音。Erik侧过头,看见Charles蹲在Wanda面前,朝她伸出了手。“你说的对!”Wanda沉思了一下,居然乖乖拉着Charles的手站了起来。还很自觉地自己掸了掸裙子上的灰尘,然后像个女王一样高傲地昂着头,站在一边。书店的地板出乎意料的干净,Wanda的白裙子居然没有被抹黑。

 

“Pietro,你踩了人家的书架,快道歉。”Erik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小儿子,声色俱厉。

 

“我只是想去拿上面画着小狮子的那本书……”Pietro低下头,十分委屈地说。

 

“你不仅不认错,还敢找借口?你不会让我帮你拿吗?”Erik的语气更加严厉,是Pietro十分熟悉的语调,每次他要被打屁股的前兆。

 

Pietro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他顺手紧紧地抱住了Charles的大腿,一边哽咽地对Erik说:“是你教我的,男子汉应该自己解决问题,不要总想着让别人帮忙!”他柔软的小手箍着Charles的大腿,鼻涕和眼泪蹭在了Charles贴身的牛仔裤上。

 

Erik叹了一口气,有些抱歉地看着Charles,声音稍微柔和了一点:“Pietro,先放开,到我这里来。”但这丝毫没有起到安抚的效果,Pietro拼命地摇头,抱得更紧,哭得更凶了:“不,你一定会打我的屁股的!”

 

Wanda跑到Pietro旁边,摸了摸他的头发。Pietro抱住姐姐,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开始抽抽噎噎地说:“Wanda,我想妈妈了!妈妈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Wanda听到了妈妈,也开始悲戚起来:“我也想妈妈了!”接着两个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像一波汹涌过一波的浪潮。Charles看着站在对面的Erik,冷峻坚毅的面容上,似乎浮动着一些颓靡和遗憾的隐痛。

                                    

 

锋利的刀刃如行云流水般削下芒果表面那层薄薄的皮,软甜多汁的果肉被整齐地剖成条。榨汁机的刀片飞速旋转起来,浆液喷洒四溅,挂在了透明的杯壁上,然后顺着壶口倾泻在软绵绵的冰沙上。一小团冰淇淋球扣在透明小碗的中间,上面还插着一个小熊形状的巧克力薄脆片。午后的阳光炙烤着窗外的街景,热气仿佛水波一样在空气里荡开。桌上的冰沙透明的晶体闪耀着动人的冷光,在炎热的天气里显得更加诱人。圆头的小勺子斜插进小碗里,Charles把它们放在了孩子们面前。

 

在说完谢谢之后,Wanda好奇地拨弄着小熊巧克力片,而Pietro已经埋下头啃起了冰淇淋,再抬头,嘴巴附近已经糊成了一只小花猫。

 

Charles递给Erik一杯加了冰的芒果汁,自己也端着一杯在他旁边坐了下来。Erik轻轻地抿了一口,十分馥郁的芒果的香气,习惯了黑咖啡的苦涩,这样明媚的鲜甜得让他有些不知所措。Wanda和Pietro已经安静下来,一边吃着芒果冰沙,一边翻着彩图的绘本。不得不说,在安抚孩子方面,Charles的确很有一手。

 

“我很好奇,这间书店的老板会是一个怎样的人?”Erik开口,“因为他居然只卖两种非常极端的书籍——异常晦涩高深的文学名著和过分浅显的儿童书籍。”

 

Charles噗嗤一声轻轻地笑了一下,说:“您是说我吗?”

 

Erik有些惊讶地看着Charles,他一直以为Charles只是在这里工作的店员。在租金和地价这样昂贵的繁华地段辟出那么大的地方来经营现在普遍盈利困难的书店,而且还装修地如此有质感,简直就像在虚无缥缈的海上建了一个乌托邦。怎么看都应该是那些家底殷实的贵族老头任性挥霍情怀的手笔。Charles太年轻,脱离了他的想象。

 

“或许这样有些过时,但我自己的确喜爱经典的作品胜于时下的畅销书。它们经得住岁月的考验,历久弥新,如果你能沉下心去阅读,或许就能触摸到作者伟大的灵魂和他那颗悲悯的心。所以,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这份美好。”如果换一个人,或许Erik会对这番论调不屑一顾,但Charles的声音软软的,真诚而温暖,没有任何的骄矜自负,听起来竟意外地有些动人。“当然,从后来惨淡的销售业绩,我逐渐明白了这其实只是一个奢望。”Charles微笑着耸耸肩,喝了一口果汁,并不十分在乎的样子。“任性的判断,失败的经营。”云淡风轻又不留情面的自我评判。

 

Erik侧过头看着Charles,清秀柔和的眉目,与他的理想主义相得益彰。“那又为什么会卖儿童书籍?”Erik觉得自己今天有一点反常,因为他向来对其他人的生活漠不关心。但现在,他却对Charles十分好奇。

 

“或许是想缅怀童年?”Charles狡黠地眨了眨漂亮的蓝眼睛,“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从医院看病出来,父亲经常抱着我逛书店。他总是蹲下来,十分耐心地和我一起翻检书架上的童书。我现在对父亲最鲜明的记忆,总是夹杂着稚嫩的卡通绘图,铜版纸油墨的馨香,还有他厚实的手掌握着我的手的触感。”Charles声音渐渐地低下去,似乎有点伤感。他的父亲应该已经不在了,Erik揣度,但他没有问出口。就像Charles十分体贴地没有问他孩子的母亲去哪儿了一样。“所以,我很喜欢看着父母带着孩子进来为他们挑选心爱的书籍。就像看着他们就能重温已经褪色的美好记忆。”Charles浅浅地笑着,温柔地看着Wanda和Pietro。

 

“能请你推荐一些适合Wanda和Pietro读的书吗?”Erik抿了一下嘴唇开口,“他们平时都不太喜欢阅读,但你刚才给他们的书,他们似乎很有兴趣。我很久没看到他们能安静这么长时间了。”

 

“乐意效劳,先生。”Charles微微颔首。

 

“叫我Erik!”Erik说,然后把视线移向别处。

 

“好的。”Charles抿着嘴笑了一下。然后牵着Wanda和Pietro的小手朝书架走去。Erik看到Charles蹲了下来,这样他就能和孩子们平视。Charles微笑着,把手比成小兔子耳朵的样子放在头上,还弯了弯手指,十分可爱。他对着Wanda说了些什么,小姑娘发出了欢快的笑声,然后拿着一本书轻轻地点了点头。Charles对着Pietro耳语了几句,然后把他举了起来,Pietro十分高兴地自己动手翻找上牌书架上的书,在Charles把他放下之后,用袖子轻轻地抹去了Charles额头的薄汗。Charles露出了腼腆的笑容,Erik觉得那张脸像极了他在教堂仰视笔画时看到的纯净的天使。

 

“爸爸,我们选好了。”Wanda和Pietro捧着书站在Erik面前。

 

“只选了这些吗?”Erik抬了抬眉毛。他觉得今天浪费了Charles许多时间,作为交换,他似乎应该多买一些,最好是能挑一些比较昂贵的。

 

Wanda和Pietro有些困惑地看向Charles。

 

“我想这些应该够了。他们每个人选了两本,看完自己的再交换对方的,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读完。如果一次买太多,或许每一本都会好奇翻一下,但最后可能没有一本能好好地读完。”Charles轻轻地揉着Pietro的头发说。

 

“那好吧。”Erik似乎有点意犹未尽。

 

“所以,现在是要结账了吗?”Charles侧过头看着Erik,询问的眼神,无意识地轻轻撅了一下嘴巴,在下巴那里形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小的凹陷。

 

Erik点了点头。Charles猫着腰,钻进了柜台。Erik把卡递给了他。柜台薄薄的木板形成了一种阻隔,让Erik有种怅然若失的错觉。

 

红外线扫过书的条码,Charles把打出来的账单递给Erik签字。

 

由于数额出乎意料地少,所以Erik粗略地扫了一眼:“甜品和果汁的钱你计漏了。”

 

“Oh,my friend,忘了它吧!这只是作为主人对朋友最基本的招待。”Charles笑了起来,纯净温暖,仿佛露水从悠长的荻草间滑落。

 

“你总是对顾客这样体贴吗?”Erik灰绿的眼眸凝视着Charles,像深海中澎湃的暗潮。

 

Charles被他的目光逼视地垂下了眼眸,“Erik,你应该看到了。其实就算是热闹的周末,这里也并没有多少人会来。”似是而非的否认,温润包裹着幽深曲折的寂寥。Charles把书推进无纺布的手提袋里,橱窗里天马星空的摆设印成了袋子表面线条流畅可爱的印花。

 

“谢谢。”Erik接过装着书的袋子,然后低头叮嘱双胞胎,“和Charles说再见。”Erik把Wanda抱了起来,牵着Pietro走出了书店的大门。Charles微笑地看着他们,Wanda和Pietro扭过头来朝他用力地挥舞着肉肉地小手。Charles不明所以地有些期待再看一次那深不见底的灰绿眼眸,但他们的父亲,却始终没有回头。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地划过窄窄的街道,陆续撤离的摊位和依次关闭的店门宣告着曲终人散。Erik透过车窗,看着Charles缓缓拉下了卷帘门。沉闷的铁皮彻底覆盖了精致的橱窗。Charles双手插袋,慢悠悠地走在街道上。夕阳的余晖在他的轮廓上镀了一层温柔的金黄。Charles站在红灯路口,停下了脚步。他温柔而落寞地注视着川流不息人与车,仿佛只是人间过客。


评论(18)
热度(89)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