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杀手之心(黑帮E/杀手C 现代AU)01

Chapter 1

 

伦敦的上空,一扫长久阴云密布的压抑。六月的暖阳,慵懒地洒落在熙熙攘攘的街区。坐在Erik臂弯里的Wanda搂着父亲的脖子,指着街对面的一家书店说:“爸爸,你看,那只小松鼠真可爱!”

 

Erik转头,墨镜过滤了光影色彩,映在眼里褪色成为淡淡的灰白。尽管如此,书店外的橱窗依旧十分出挑。那里有一个精心构筑的童话世界,圆顶的小城堡乖乖地蹲在那里开着小小的窗户,公主探出半个身子朝着草坪上骑着白马的王子微笑。肥硕的小松鼠正扭动着他圆圆的小屁股朝洞里搬松果,温柔的小羊撑着小红伞漫步在苍松入云的雪原上,蓝眼睛的小鹿刚越过一个不算低矮的树桩,扭过头期待着一旁优雅漫步的父亲的夸奖。天马行空,却温馨浪漫。

 

“爸爸,我们进去看看,好不好。”Wanda满怀期待地恳求Erik,然后轻轻地亲了一下父亲的脸颊,——必杀技!Erik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对双手抱着一个纸袋子,正一脸不高兴地嘟着嘴的小儿子说:“Pietro,抓着我的袖子,我们过街。”

 

“爸爸,我走不动了!”Pietro仰头看着Erik,张开手要抱抱,十分可怜的小眼神。

 

“Pietro,你是男子汉!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羞耻吗?”Erik冷冷地说。Pietro默默地低下了头,然后一只手捂着脸,十分委屈地说:“好吧……”他十分不情愿地迈开了他有点肉肉的小短腿,努力地跟上了Erik的脚步。Wanda朝着Pietro做了一个得意的鬼脸,Pietro轻轻地哼了一声,在认真看路之前迅速地朝她翻了个白眼。

 

今天是父亲节,一年当中若干个周日里十分特别的一天。Erik今早正睡意恍惚的时候,觉得眼皮痒痒的,然后朦朦胧胧地听到了Pietro的声音:“Wanda,你真笨!数了两遍都数不清爸爸的睫毛。”“Pietro,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还不是数不清爸爸的腿毛……”

 

Erik叹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知道,他养的两个混世小魔王一定已经蹬掉了拖鞋肆无忌惮地爬上了他的大床。他上次因为太困无视了他们,结果就是右手手腕上被用油性笔画了一个和他戴的Rolex同款的手表。他打了Pietro的屁股,小家伙声泪俱下地控诉他偏心,因为这个鬼主意是Wanda想出来的,他只是搭把手画了表带而已,为什么他被Erik打了屁股,而Wanda只被惩罚三天不许吃零食?Erik不得不多打了五下,警告Pietro不要挑战和质疑他的权威。另外,他还得跟Pietro解释,因为Wanda的表盘画的不错,而Pietro画个表带连线都拉不直,一看就让人生气。而且Wanda的表盘画的比较小,戴上手表就遮住了,但Pietro的表带画得太粗了!根本遮不住!这让他不得不在大热天还得穿长袖衬衫,显得十分愚蠢!

 

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度重演,Erik用了十分强韧的意志睁开了双眼,涣散的瞳孔开始逐渐聚焦——椭圆形的嘴匡住了一口锋利的尖牙,三角的脸型下巴尖的能戳死人,灰绿的实心点大概代表眼睛?但上面诡异地长着几根毛——Erik被突然凑近眼前,过分放大的,丑出了诡异风格的布偶吓出一身冷汗,“嗖”地一下坐了起来。他惊魂未定,就看到Pietro和Wanda像两只小小的团子一样,举着那个玩偶说:“爸爸,父亲节快乐!这是我们给你的礼物!”噩梦!

 

Wanda的眼睛笑得眯成了弯弯的月牙,“爸爸,这是我和Pietro照着你的样子做的玩偶,你喜欢吗?”Erik的眉头几不可察地抖了抖。Pietro捧着脸十分得意地眨了眨眼说:“爸爸,这个样子可是我画的,是不是很像你呀?”像你个大头鬼!Erik怀疑这是Pietro对他上次打了他屁股的蓄意报复。“爸爸,我们爱你!”他们像两颗小炸弹一样地扎进Erik的怀里,然后一起亲吻了他还没有刮掉胡茬的脸颊。Erik阴郁的起床气消散了大半。他默默地把那个Wanda和Pietro“精心制作”的“爸爸”扑过去收了起来,然后决定今天放下兄弟会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好地陪他们玩一天。

 

他们上午去了游乐场,Erik面无表情地抱着Wanda坐在旋转木马上,这已经是第七趟了,天知道喜欢幻想自己是小公主的Wanda为什么会对这个项目如此痴迷。在第八趟的时候,Erik看到了Pietro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抓着栏杆朝他挥手。跟在Pietro身后的Azazel脚步虚浮,一张红脸惨白惨白的。

 

Pietro和Wanda舔着冰激凌,手牵着手地走在前面,“你们到底去坐了些什么?”Erik忍不住低声问左右手各拿着一个冰激凌的Azazel。Azazel打了个寒噤,只言简意赅地说:“这个乐园里,所有能让心脏病人一秒猝死的最刺激的项目。”似乎经过了审慎的斟酌,过了半晌,Azazel才又说,“Boss,下次能不能换我陪Wanda小姐……”Erik灰绿的眼眸射出了煞气十足的寒光,Azazel很识趣地闭上了嘴。

 

从游乐场出来,他们去逛了商店。Wanda舞动着小裙子的下摆,十分为难地看着Erik:“爸爸,这条裙子也好漂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选了。”“那就都买了!”Erik微笑着说。Azazel忍不住提醒他:“Boss,这已经是第五条了!Wanda小姐正在长身体,明年就穿不了了。”“那就打包捐给慈善组织。”Erik漫不经心地说。好吧,Azazel知道,Erik到了明年一定会忘了今天说过什么的,因为Wanda从小到大的衣服都被他好好的收着,美其名曰孩子成长的纪念!都纪念了几个衣柜了好么?!

 

“爸爸,我帅气吗?”Pietro斜戴着一顶小小的鸭舌帽,穿着店员给他搭配的T恤和小短裤和一双带着小翅膀的跑鞋蹦到Erik面前。Erik扬了一下下巴,说了两个字:“不错!”“爸爸,刚才的那套我也很喜欢,可以都买给我吗?”Pietro拽着Erik的手摇晃。“男孩子不要花那么多心思在打扮上!你同款的衣服已经够多了。”Erik说着,把他的帽子扭正。“爸爸,求你了,我至少得多几套衣服,每天换点花样,才能引起Lily的注意!”Pietro巴巴地说。“Lily?”Erik眯了一下眼睛打量着Pietro。Pietro被他看的心虚,低着头对起了手指,然后默默地说:“我的新同桌。”“只想靠外表吸引女孩子,算什么男子汉?”Erik冷冷地说。Pietro嘟着嘴低下了头:“爸爸,你偏心,你都给姐姐买了五条裙子了……”。Erik 叹了口气,指着Pietro对店员说:“这套和刚才那套,都包起来。”Pietro闻言,仰起了头,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一下就蹦到了Erik身上,像一只树袋熊抱住一棵大树一般搂着Erik的脖子说:“谢谢爸爸!”

 

双胞胎姐弟还不想回家,Erik让Azazel把两大袋东西放到车上,然后把车开过来在街边等他们。Azazel走后,他们又买了一些这条街上最著名的现烤面包,Pietro抱着装面包的纸袋,而Erik抱着叫着走不动了的Wanda。

 

他们穿过拥挤的街道,在刚才看到的橱窗前驻足,两个小家伙十分痴迷地贴着玻璃窗观望着里面的摆设,然后拽着Erik走进了他们一向不太喜欢进的书店。Wanda和Pietro有一种期待,门后面或许是更广阔的童话世界,就像《纳尼亚传奇》的小女孩打开衣柜大门那样的际遇。

 

温润的门铃在他们的脚步跨过门槛的时候“叮咚”地响了一声,就像清冽的泉水涤荡过山石的缝隙。花梨木的地板反射着油亮的光泽,素净的白墙和墨蓝的窗框相得益彰,墙角的绿萝喷张着碧绿的叶片,窗边月光蓝和茜色的重瓣风信子慵懒地靠在一起,柔嫩的花瓣打成了卷。Pietro和Wanda挣开了Erik的手奔向一面靠墙的书架,那面书架镂空的格子拼凑成了一些特别的图案,有侧着头微笑的鹦鹉、可爱的向日葵,还有笨拙的小企鹅。格子的内部填充了色彩,远远望去就像一副充满生趣的童画。Pietro从“小企鹅”肚子的格子里抽出一本“帝企鹅日记”的绘本,打开之后,“哇哦”地赞叹了一声,Wanda则搜索着猫头鹰的爪子那一格里各种彩色的丝带编织绘本。

 

“你好,先生。”听到温润的嗓音,Erik转头。他拿下墨镜,一个小个子男人微笑着冲他打招呼,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似乎荡漾着揉碎在银河里的璀璨星光,让Erik不自觉地停住了目光。 

-TBC-

评论(29)
热度(85)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