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采访詹一美巨巨是个什么体验?

希望早日得见《看电影》上这次po主采访一美的文字。

等待电风扇:

前年DOFP上映前,我还在一边刷着随缘,一边第无数次重温叉男初恋。飞机舱撒狗血的预告出来后,走火入魔地刷了整整一星期,搅黄了期末论文季。


今年天启上映前,我不知道哪辈子攒的巨型人品显了灵,竟然机缘巧合地混到了去采访一美巨巨的机会。这一切起源于我在豆瓣发表的一篇影评,之后又有无数的兜兜转转。只是彼时的我,万万也不可能想到,我,一个大写的一美巨巨迷妹,我的人生竟然会有这样的神展开。


这个开头读起来简直像是在给豆瓣写软广。可是事实是,“我”的故事一丁点儿都不重要。这一切俗套的励志桥段只是为了铺垫给以下一个重要的事实:


一美巨巨,超越人类语言系统全部描述能力的甜,暖,可爱,美丽,绅士,智慧,幽默,真诚,随性,坦荡,不羁...


总之,他苏到让人烦恼到底要怎样用语言去复刻他的苏。我对天发誓,我已经摘掉了我(大部分)粉丝滤镜。


今天下午我在媒体休息室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离约定好的圆桌采访时间还有半小时。他来问屋子里的记者们有没有打火机或火柴。穿着一件贴身的灰紫色羊绒衫,圆寸头,一点点毛茸茸的胡茬。他的语气轻快,友好又随意,仿佛只是随手敲响了隔壁邻居家的门——再日常不过了,但却直让人觉得像是正身在温暖的家中度过一个悠闲又灿烂的午后。抬头望向窗外,才惊觉仍是伦敦阴冷的初春。


不多一会儿,他又回来还打火机了。低头拍拍那正坐着的男记者的肩,笑得极调皮极可爱:谢了伙计,一会儿见。嘴角翘起的弧度再好看也没有。


真正采访的时候,他进屋,跟一桌的记者打了招呼,刚坐下就开始喝水了。


采到一半放松了,终于“上炕”——那酒店的餐桌小椅子可憋屈了我巨巨了。


但他对待纸媒的态度,与脱口秀中常见的那个黄暴达人跑火车十级选手有许多不同。


依然很幽默,采访气氛非常轻松愉悦——但他非常认真,非常真诚,回答问题不敷衍,内容很深。仔细思索的时候会偶尔皱眉,或是做些他常做的鬼脸:鼓脸颊,抬眉毛。回答期间,会十分礼貌尊重地看着提问记者的眼睛。


房间里光线很暗,窗外的天色透着阴沉的冷灰,但他的眼睛却很有光彩。透彻清亮的浅蓝色。


他讲了天启的剧情设置。


讲了EC人物性格和两人关系的理解。谈到Eric的童年。


讲了这次有没有再玩儿BB guns,他在片场的欢乐时光,和大部分结识了六年的小伙伴们一起像个大家庭。


讲了和法鲨的友谊。


讲了他最爱的演员。


甚至讲了对苏格兰独立和英国时局的看法。


此刻不能透露太多细节,完整的采访精华会在《看电影周刊》上登出。


我只能说,巨巨关于EC的解读让我想大哭。他口中的他和法鲨的友谊,糖掺玻璃渣,听得我心下又要炸又悲悯。


不枉我专门用了去年蹲红毯找法鲨签名的那个小本子,来记问巨巨的问题。


给杂志社的专稿不能过度迷妹,所以把我作为迷妹的感想记在这里。


最后,附上梦一样的一天唯一的印记。和去年乔布斯红毯上我拍到的一只鲨。


祝天启大爆。





















评论(6)
热度(1170)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