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菲仕乐情缘(现代AU 小甜饼 一发完 )

Charles买了一只煎锅,然后钓到了卖锅的Erik的故事。多棒的标题,对吧……

                                               

 

Charles买了一只菲仕乐的煎锅,但德国的顶级厨具也挽救不了他那糟糕透顶的厨艺。

 

他刚买来的第一天,就十分兴奋地打算用它来做美味的可乐鸡翅膀。他倒了一点油在锃亮的锅里,把腌渍过的,还带着冰冻过后的寡白翅中小心翼翼地放在里面,然后打开了火。他透过玻璃的盖子,看着油在噗呲噗呲地煎炸着那些那些可爱的小翅膀,不禁用他灵活的小舌头舔了舔红润的嘴唇。过一会儿,他们的外皮会变得金黄酥脆,包裹着鲜嫩的里肉,咬上一口之后可乐的香甜和佐料的馥郁的味道在他口腔里荡漾。Charles咽了咽口水,捧着脸十分期待!

 

半个钟头之后,化腐朽为神奇的事件没有出现,Charles嘟着嘴把锅里的鸡翅全部倒进了垃圾桶。因为它们一面糊成了黑炭,另一面还带着一点生肉的血丝。Charles十分忧伤地拨通了Raven的电话,正打算吐槽一下菲仕乐言过其实的广告,什么告别黑暗料理,让烹饪变得专业而有趣,带给你幸福的生活。结果电话那头传来了十分凶悍的咆哮:“Charles!你是白痴吗?你炸鸡翅就不会翻个面吗?!”

 

Charles默默地挂断了电话,忧伤地喝起了刚才还没来得及倒进去的可乐。然后拨通了菲仕乐的服务热线:“你好,请问你们是不是有一项服务是可以请工作人员过来,教不会使用你们厨具的客户怎样做菜?”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Charles告诉了他们他公寓的地点并且约好了时间。

 

他一定是假期太闲了,Charles默默地想。不,更深层的原因是,他必须挽回被Raven鄙视智商的自尊。

                          

 

门铃发出叮咚的响声,Charles看了一眼表,正是他约好的时间。德国人的严谨果然已经到了苛刻的程度。他拖着柔软的小拖鞋,啪嗒啪嗒地过去开门。

 

“你好!我是菲仕乐的工作人员Erik Lehnsherr。您预约了厨具的使用服务!”他向Charles出示了工作证。

 

十分性感的男中音,客气但有点冷冷的语调。Charles觉得自己的眼睛无法从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移开。英挺的眉目,立体的轮廓,黑色的衬衫和西裤越发衬得他身材火辣地要命。Charles看着他那傲人的腰际线,咽了咽口水,默默地握紧了他的小拳头。哦,这个服务真是太棒了。

 

门口的男子微微地挑了一下眉,说:“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Charles缓过神来,眨了眨他漂亮的蓝眼睛,“请进。”

 

Erik把装着生牛排、鸡翅和其他一些辅料的袋子整齐地放在了厨房台板上。然后转过头看着Charles,说:“Xavier先生,您预约的时候说您想学着用您买来的煎锅做牛排和可乐鸡翅?”

 

“嗯,嗯!”Charles点了点头。哦,Erik衬衫开了两个扣子露出的锁骨真性感。

 

“那我们现在开始。”Erik十分认真的说。

 

“好的。”Charles笑着说,声音软软地。他估计接下来的时间他大概会高频率地重复这词。

 

Erik把已经切好的牛排用冲洗干净,然后放在了砧板上。Charles看得出,那两片牛排十分新鲜、肉质上乘。

 

“我们首先要用刀背来拍一下牛肉,大概拍五分钟。”Erik开始讲解,手上的厨刀拍在肉上,姿势熟练而潇洒。他拍了几下,然后停下来,看着Charles皱了一下眉:“Xavier先生,我想你需要用一个小本子记一下步骤。”语气有那么一点点像上司对下属训话。

 

“好的!”软软的应答,甜甜的声音。这样酷酷的感觉更加迷人了!Charles的内心有点小荡漾。他撒腿跑进书房,随便拽了一本小本子,然后写上了第一条:拍牛肉姿势要潇洒……

 

“Xavier先生,请您自己过来试试手感。”Erik说。

 

Charles放下小本本,一溜烟地跑过去。他接过Erik递过来的刀,“啪”地一声拍在了牛肉上,很大的声响。他看到Erik的眉头狠狠地抖了抖,Charles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能拍那么重,用力过猛会让肉质太过松散。”Erik解释着说。Charles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开始轻轻地用刀背按牛排。

 

“这样又太轻了。”Erik说。他走到Charles身后,说:“抱歉,我可以握着你的手吗?我只是想示范一下拍下去的力度。”

 

Charles低低地“嗯”了一声。Erik握住了他的右手,他的指节匀称修长,可以把Charles有点小小的肉肉的手全部包裹在其中。他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一阵阵悠悠地飘过来,十分深沉的木质香调,混合着他荷尔蒙的气息低调而性感,撩拨地Charles差点头昏脑涨地拉起他的左手环住自己的腰。

 

Erik就这样拉着他的手,拍完了两片牛排,人生意外的幸福!

 

然后Erik用眼神示意了一下Charles放在桌上的笔记本。Charles拽起它,奋笔疾书:“性感的体味,手感棒极了”。写完后,Charles啪地一声合上了小本子,揣到了衣兜里。

 

接着,Erik一边讲解一边在拍好的牛肉上放盐和黑胡椒,然后倒上红酒。

 

“好了,牛排大概需要腌一个钟头左右。我们来做鸡翅。首先,要把鸡翅的两个面都斜着划两刀。”Erik说。

 

“是这样吗,Lehnsherr先生?”Charles朝他扬了扬手中捏着的鸡翅膀,眨了眨他漂亮的蓝眼睛。

 

Erik的眉头又狠狠地抖了抖。Charles肉肉的小手又白又嫩十分可爱,但是,他怎么能抓完笔,摸过脸就跑去抓鸡翅!!Erik觉得他的洁癖症正在一发不可收拾地发作起来。而且,他说的划两刀是划成平行的两条线,而不是像Charles那样划了一个调皮的“X”。你不能因为你姓Xavier就到处划“X”好么?Erik觉得他的强迫症和控制欲又在这一秒复苏过来了。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不断地告诫自己:你今天是来服务的,顾客就是上帝!上帝!上帝!他才平静了一下心情,就看到Charles已经“叉”完了第二个鸡翅膀,正在把他的魔爪伸向第三个鸡翅膀。

 

“停!”Erik喊了一声。Charles手滑了一下,整个鸡翅膀朝着Erik飞了过来,噗嗤一下落进了Erik的领口里。凉冰冰地生肉划过胸腹,诡异的感觉,相当尴尬。

 

“对不起,对不起!”Charles连声道歉。然后迅速地过来,用他捏过鸡翅的小脏手以不可思议得速度解开了Erik衬衣上所有的扣子,然后把掉出来的鸡翅膀接在手里,顺手又放回了盘子里。Charles抽了一张纸巾,顺着Erik的胸口到腹肌擦了擦,长条形的紧实肌肉,手感棒棒的。

 

“Xavier先生!”Erik冷冷地开口,“可以让我把衣服扣子扣起来吗?”Charles一抬头,看见Erik灰绿的眸子冷漠又高傲。他点了点头,把手缩了回来,顺便在自己的开襟羊毛衫上擦了擦。Erik看到他的这个动作,眉头又抖了一下,然后慢条斯理地把扣子扣上,整理好衬衫。这次,他扣到了最上面的那颗扣子。

 

“Xavier先生,您可以看好我的做法,下次自己尝试。”Erik觉得,不要让Charles插手,才是明智的选择。

 

Charles看着Erik整齐地把鸡翅的两面剖出两道平行线,然后放进清水里,煮到水开又捞起来,把水滤干净放在盘子里。他用细盐和胡椒仔细地揉过软软地鸡翅,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浸在酱油里腌渍。手法从容,条理清晰。

 

“酱料需要时间才能浸进肉里,我想我们需要等至少半个钟头。”Erik说。

 

“好的。”Charles说,简直求之不得。他巴不得时间再拖长一点。他已经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预约的时候自己只说了两个菜,他就应该说十个!这样就可以从天亮做到天黑,然后在Lehnsherr工作时间结束之后,顺理成章地提出来可以再做点别的事情……

 

“我们到客厅里坐一下,怎么样?”Charles提议。Erik点了点头,跟上了他的脚步。Erik坐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腰背挺得很直。Charles觉得Erik全身有种精明强干的领袖气质,真难想象他居然会是负责教顾客使用厨具的服务人员。

 

“威士忌,需要吗?或者,你想喝点什么别的?”Charles站在吧台那里问。

 

“威士忌,谢谢!”Erik十分坦然地回答。Charles端着两杯威士忌过来,递了一杯给Erik。

 

Erik啜着杯子里的酒,打量着Charles的客厅。白色的主调、简约的风格、质量上乘的原木家具,三面墙都是“顶天立地”的书柜,矮几上、沙发的把手上时不时地会放着一两本打开后反扑过来的书,慵懒而随性的调调。

 

“愿意来一局吗?”Charles把棋盘推到Erik前面的桌子上,漂亮的蓝眼睛里满是期待的目光。Erik点了点头,毫不客气地选择了执黑子。

 

“Lehnsherr先生,你是德国人吗?”Charles问,他托着下巴,不紧不慢地扫了一眼棋盘。

 

“我想是的。”Erik的回答十分微妙,“我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爱尔兰人。我从小在德国长大。”

 

Bingo!怪不得如此禁欲而性感。

 

“Xavier先生,你是研究遗传学的学生?”Erik说。他瞥见了书柜里大半关于遗传学的专著。

 

“嗯……其实我不是学生……”Charles说,“我是牛津大学教遗传学的教授……”

 

Charles看到Erik忽然抬起头来,有些诧异地打量着他,就像大多数人听到他这么说之后的反应。他微微低下了头,脸上升起了两朵可爱的小红云。

 

“难以置信!您真是年少有为。”Erik说,“我还以为能当教授的大概都是已经秃了顶的老头子。”

 

好吧,Erik有点毒舌,但这样冷冰冰的变相夸奖却让Charles有点高兴。

 

一局终了,平手收场。Erik看了一眼时钟,说:“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们回到了厨房,Erik手把手地教Charles如何翻鸡翅和牛排。他十分专注地盯着锅里食材的变化,而Charles心不在焉地偷偷抬头瞄他英俊的侧脸。

 

两道菜先后出锅,可乐和酱汁烩的鸡翅泛着油亮酥脆的金黄,洒在上面的细细的葱花圈青翠欲滴。牛排呲呲地冒着白烟,红酒的馥郁和黑胡椒的馨香弥漫出来,细细地往Charles的鼻孔里钻。盘子外延的西蓝花点缀地红润的牛排十分有生趣。

 

“Xavier先生,这是今天购买食材的发票,请您确认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您可以用现金支付或者转账到以下的这个账户。另外,这里有一张表,需要请您填写一下,对我本次的服务做出评价。”Erik把一个小小的提板递到Charles手上。

 

Charles拿过来看了一下价格,转身进了客厅,取出钱包付了现金,他给了Erik十分丰厚的小费,然后在表格上全部迅速地勾选“非常满意”,签上名字,然后递回给Erik。

 

“好了,我们可以共进晚餐了,Lehnsherr先生。”Charles甜甜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两弯月牙。

 

“感谢您的邀请,Xavier先生!”Erik说,“可是我得走了。公司规定,我们不可以在顾客家里留下来用餐。”把东西收拾进文件夹,准备转身离开。

 

晴天霹雳!Charles本来打算去找蜡烛点上,但现在他却一把拉住了Erik的手:“这是我主动邀请你的,也不可以吗?”

 

Erik低头看了一眼Charles抓着他袖子的手,Charles有些心虚地把手放开,“你为我忙碌了半天,而这项服务是免费的。我想邀请你共进晚餐,作为感谢!”他的声音软软的,十分好听。

 

“很抱歉,Xavier先生。但我不能违反公司的规定。”Erik有些遗憾地说。

 

“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就当这是一个朋友的邀请,可以吗?”Charles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神里星河流转。

 

“我很遗憾,Xavier先生。十分抱歉,但我不能做这样阳奉阴违的事情。”Erik无奈地笑了一下,“再见,Xavier先生。祝您用餐愉快!”Erik十分坚定地打开了门,然后转过身,朝Charles微微欠身,轻轻地合上了大门。

 

德国人还真是顽固不化啊!Charles有点恼怒。他闷闷地坐到桌子旁边,心不在焉地切着牛排,叉起一小块放进口中。他咀嚼了两口,两眼放光——松软柔韧的口感,牛肉的鲜香,红酒和胡椒激荡出的多层次的味觉。他不太优雅地抓起一个鸡翅,啃了一口,甜咸香辣、外酥里嫩的口感,有一点过高的温度烫到了他的小舌头,刺激地Charles几乎泪流满面。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那么性感还能做出那么好吃的菜!

 

等等!忘了要他的电话号码!Charles抓起桌上的餐巾胡乱地擦了一把嘴。揣上钥匙就追下了楼。他冲出楼口举目四顾。除了黄昏的晚霞在逐渐暗下去的天空中流荡,又哪里还有Erik Lehnsherr的身影?

                                          

 

Charles托着下巴,对着厨房里一堆的菲仕乐蒸锅、炖锅、炒锅、压力锅闷闷不乐!

 

“Charles,你决定放弃遗传学,改行卖锅了是么?”Raven来过一次,相当不客气地揶揄他。

 

Charles深深地叹了一口气,Raven并不知道他买了这一堆乱七八糟的锅时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为了再见到Erik Lehnsherr,Charles再次预约了工作人员示范做菜的服务。他实在不好意思就买了一只锅,却反复地预约这项几乎是免费的服务,所以脸皮很薄的他又另外买了其他好几种。当然,他现在觉得他花了冤枉钱。因为自从那次之后,Erik再也没有来过。他们派过来的工作人员层出不穷,从小鲜肉到老太太,丝毫不重样。他们比Erik更笑容可亲,更耐心更客气,可那并不是Charles想要的。好吧,Charles觉得,就连他们做出来的菜也没有Erik烹饪的味道销魂。Charles昨天又拨了一次服务热线,他指定要Erik Lehnsherr过来服务,语气有一点点强硬。

 

电话的那头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十分礼貌地跟他说,工作人员是由他们来指派,无法让顾客进行挑选。也许是他的语气听起来太过失落,对方又补充了一句:“Xavier先生,就我现在能看到的伦敦所有从事这项服务的工作人员,里面并没有ErikLehnsherr的名字。”Charles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陷入深深的沉思!这个人在一周之内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地无影无踪,让Charles错觉那天Erik握着他的手,好像做了一个十分不真实的梦。

 

“Charles,忘了他吧”。Raven吸了一口烟,慢条斯理地说:“照你的描述,他那么英俊迷人,又是个撩人高手!说不定在这个星期之内已经勾搭上了一个有钱的富婆,过上了被包养的小白脸的生活,所以辞掉这份工作了。”

 

我可以包养他啊!Charles差点冲口而出。好吧,作为一个大学教授,他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否则下次教育Raven要做一个淑女的时候会更加站不住脚。

 

Charles决定再用那只煎锅做一次可乐鸡翅膀,然后彻底地把Erik忘掉。

                                 

 

Charles现在冷静地认清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他一定是黑暗料理之王,如果吉尼斯世界纪录有比这个的话,他一定会报名,并且有信心夺冠。他再次把鸡翅膀煎糊了,用号称拯救手残党神器的菲仕乐煎锅!而更糟糕的是,他家里的垃圾袋用完了。他不得不愚蠢地抬着他的锅到楼下去倒垃圾。他用铲子把糊在锅底的鸡翅膀一块一块地撬下来,推进垃圾箱里。

 

“看来我的服务还是不够到位,Xavier先生还是把可乐鸡翅膀做得一团糟!”

 

低沉性感的声音,Charles猛地回头,看见Erik西装笔挺地坐在紫红色的法拉利里正在冲他微笑,意气风发。Charles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蠢萌的小熊睡衣还有棉拖鞋,哦,他出门之前甚至没有好好地理一下他的头发,它们现在很可能乱地像一只雀巢。

 

Charles啪嗒一声抛下煎锅和铲子捂着脸就往家里跑。

 

“Charles!”Erik在后面喊他,紧追不舍。就在Charles就快溜进单元门的时候,Erik一把把他拽了出来。他拉着Charles的手,怎么甩都甩不脱。

 

Erik把一束鲜艳的玫瑰花塞到他的怀里,说:“拿着!”Charles伸出手蠢蠢的抱着玫瑰花,被Erik用两只手撑住墙壁,圈在里面。

 

“听说,你这周预约了很多次示范做菜的服务,是不是想见到我?”Erik一挑眉,笑得稳操胜券!

 

“才不是!”Charles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Erik轻轻地扭过他的头,很认真的说:“作为菲仕乐原德国总部,花了一周时间申请调过来,负责开拓英国市场的运营总监,我真诚的觉得,比起我们臻于完美的厨具,Xavier先生,您更需要的是一位能帮你用这些厨具做出美味食品的男朋友。而我将非常乐意提供这项免费的高质量服务,以改善顾客对我们品牌的使用体验。”说完,他抬起了Charles的下巴,看着Charles震惊的眼神,用他冰凉的薄唇吻上了Charles温软的红唇。

                          

 

Charles捏着他小肚子上柔软的赘肉,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中。他晚餐吃完了六个鸡翅、小半锅炖牛肉和一份鱼排,撑得感觉满足又罪恶。“Erik,都怪你,做得菜那么好吃,我又胖了。”Charles嘟囔着。

 

Erik擦干净了刚洗完碗的手,把Charles壁咚在沙发里,灰绿的眸子俯视着他:“那我们可以做点适当的运动来减肥。”Erik别有深意地说。

 

床垫开始剧烈地晃动,销魂的呻吟和压抑的低喘在宽敞的卧室里交织成淫靡的乐章。“Charles,你现在看起来,十分美味!”Erik声音嘶哑,性感撩人。他们开始了今天晚上的“宵夜”,各种意义上的。Charles不得不说,Erik的技术简直好得一塌糊涂,无论在厨房里还是在床上。当然,他最爱的,还是宵夜的前菜——Erik面无表情地躺在那里,冷冷地说:“坐上来,自己动。”羞耻又刺激,就像洒在鲜香的牛排上提味的红椒和蒜末。

 

菲仕乐一直坚持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高层管理每年应当有一两次去基层工作的体验,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下层员工的艰辛和顾客的要求。Erik提出了它、实践了它,并因此获益。

 

他们的家里,现在用的都是菲仕乐的厨具。因为它的确如广告所言,可以:告别黑暗料理,迎接幸福人生!


FIN

                                            

PS:有菲仕乐的锅是真的,买锅有服务人员来教做菜的服务也是真的,其他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评论(34)
热度(235)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