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十七章

Chapter 17

 

Charles十分不情愿地敲了敲Jason的房门,因为他说有一个明天讲稿上的小问题要向Charles请教。Charles已经回绝了他共进晚餐的邀请,实在不好意思再彻底拒绝这样的要求,更何况,Jason十分严肃地强调这只是为了学术的严谨。

 

Jason打开了门,微笑着把Charles迎进去。Charles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认真地看着屏幕上稿件指定的部分。只是一些非常小的问题,稍微替换一些更加明确的概念来阐述就可以拒绝。Charles开始快速地敲击键盘。

 

“Charles,请和我交往吧。”Jason忽然单膝跪在地上,抱着一束艳丽的玫瑰花,十分恳切地看着Charles。他把一把钥匙塞到Charles手中:“这是我在伦敦的豪宅的钥匙,只要你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它就是你的。”

 

Charles吓得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整个人缩进了沙发里,然后说:“对不起,Jason,我不能和你交往。”

 

Jason又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把钥匙,塞到Charles的手上:“再加一辆停在里面的玛莎拉蒂。我想,在伦敦,你找不到比我更慷慨的男朋友了。”

 

Charles从沙发上腾地站起来,然后迅速地把钥匙插回Jason怀里的玫瑰花丛中。他十分小心地说:“Jason,多谢你的厚爱!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Jason刷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厉声说:“是那个ErikLehnsherr吗?他是个黑帮的头子,跟你一点都不登对!我是书香门第,我们两个才是最相配的。”

 

Charles轻轻地推开了他,说:“我知道我和他不相配。但至少,他从来不会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把我和他的感情,当作一场可以用金钱讨价还价的交易。”他直视着Jason,眼神锐利而坚毅。

 

Jason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花束抛在一边,脸上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说:“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Charles看着他悻悻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Jason。以你的条件,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他指了指电脑,说:“稿子我已经改好了,你早点休息。”说着便要告辞。

 

“Charles,请等一等!”Jason忽然说,“请你赏脸和我喝一杯酒,就当我为刚才鲁莽的行为向你道歉!”

 

“不必了,Jason。”Charles连忙摆手,说:“是我不好意思,你不需要道歉!”说着转身要走。

 

“Charles,你就那么看不起我?”Jason高声说。

 

Charles转过身,咬了一下嘴唇,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喝完这杯酒再走!”

 

Jason笑了笑,去了里面的隔间倒酒。Charles坐在沙发上等他,不断交叉着双手,觉得等的时间有点久。

 

Jason终于端着两杯红酒出来,他递给Charles一杯,和他碰了一下杯:“Charles,抱歉,我再也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Charles看了看杯子里的红酒,只有半杯,还不至于让他喝醉。他轻声地说了一声:“抱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晚安,Jason!”Charles和他握了一下手,Jason的神色显然好不到哪里。Charles也不以为意,毕竟笃定了别人会答应的表白被拒绝,换谁都不会心情太好。Charles转身向门边走去。他摇了摇脑袋,他的头变得十分沉重,两脚发软。房间开始天旋地转,Charles觉得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Charles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椅子上。这里似乎是地下室,幽暗、潮湿,有一股恼人的霉味。房顶简陋的白炽灯倾泻着松散昏黄的灯光,身后一张布满刀痕的厨桌寒酸地充当着书桌,桌上一盏老式台灯的外壳交错着铁锈支离破碎;左边是一张简陋的木床,暗红色的丝绒旧床单表面的绒毛掉得参差斑驳,像黑暗中蛰伏的怪兽藏着利齿的血口。压抑、绝望、死亡的威胁像孤魂野鬼在四围游弋,这感觉糟糕至极。Charles屈伸了一下小指,尾戒还在,稍微有一点点心安。

 

“踢踏、踢踏……”鞋跟以浮夸的节奏落地,陈旧的木质楼梯发出喑哑的呻吟。Charles死死地盯着上面延伸下来的楼梯。西装裤的裤脚逐渐出现在楼梯上,Jason Stryker挥手朝他致意:“Charles,我们又见面了!”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稳操胜券的洋洋自得!

 

“Jason,如果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Charles压抑着愤怒说。

 

“我亲爱的小Charles,你现在是砧板上的鱼,刀口下的肉,你还有什么筹码来和我讨价还价。”Jason挑了一下眉,十分轻蔑地笑看着他。

 

“Jason,你为什么要这么做?”Charles用指甲抠了一下戒指,戒指表面的边缘伸出一行锋利短小的锯齿。Charles的小拇指不动声色地在身后的绳结上快速地摩擦。

 

Jason嗤笑了一声,开始在Charles面前来回踱步:“我的父亲对你十分憎厌,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你在学术上太过刺眼的天才,把他威胁地坐立不安;他穷尽一生的心血树立的权威不断遭受着来自于你的挑战;他好不容易达到的地位因为你的存在而岌岌可危。”

 

他走过来,捏着Charles的下巴,很满意地看到Charles红润的小嘴被他捏得嘟了起来。

 

“当然,并不仅止于此。”Jason继续说:“你青春美好,血肉鲜活,而他已衰烛残年,身心俱朽。就像所有老年人,对年轻人带着固执的偏见和莫名的恶意,他怨妒你,希望你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俯视着Charles,啧啧赞叹,“多漂亮的男孩!如果你刚才答应我交往的要求,我还能再留多活一阵。”Jason笑得十分森冷而淫靡。他撕开了Charles的领口,抓着他的头发开始没头没脑地吻他的脸颊,进而啃咬他的锁骨,粗暴而下流。

 

“去死吧!”Charles低低地咒骂了一句。Jason正沉溺在欲望快感中的时候,最敏感脆弱的下体就被强烈的电流贯穿而过,他的全身像筛糠似的抖,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然后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Charles迅速弯下腰解开了绑在脚上的绳子,他低头看了一眼锁骨上的咬痕,十分嫌弃。他用地上的一堆绳子把Jason绑成了个球,并且把剩余的短绳饶成一团塞进他嘴里之后,Charles小心翼翼地,走上了楼梯。

 

Charles把尾戒的电流调到了最高的一档,抓住门把的手有些颤抖。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把扭开了把手。

 

守在门口的两个黑人大汉和他面面相觑,Charles惊叫了一声,右手一挥碰到了他右边的守卫,他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闷哼了一声倒在地上,一堆健硕的肌肉砸得地板上尘烟四起。左边的大汉双手围拢过来抓Charles,Charles扬手打在他的手臂上,强劲的电流穿过肌肉,对方翻着白眼直挺挺地倒了下来。一座大大的肉山正在Charles面前倾斜下来,他吓得往旁边一滚,左边的大汉倒在了右边的大汉背上,两张厚实的肉垫撞在一起还弹了弹。Charles吁了一口气,打算起身找出路。才站起来屁股就摔回了地上。他一回头才发现西装的有一片布料夹在了两个肉垫之间。Charles扯了一下,没扯出来。狠狠地又扯了一下,整个人差点向后翻滚过去,终于扯出来了。他擦了擦头上的汗,开始找出路。

 

这里面就像一个地下迷宫,潮湿的空气弥漫的幽暗的甬道里,昏暗的灯光让人分不清黑夜还是白昼。Charles十分小心地避让着巡逻的警卫,所幸他身子小小的,匿藏并不十分困难。也因为要躲避警卫,他不得不胡乱地转了好几个弯,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瞎走到了哪里。

 

“注意!注意!猎物小鹿斑比逃出房间!正在第63道口附近,集中力量围捕。”甬道中忽然响起扩音器清晰的声音,吓的Charles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他听到许多脚步声正朝他所在的位置聚拢。他楞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他就是“猎物小鹿斑比”!到底是哪个白痴想到的那么幼稚的称呼,Charles有些不忿。他拔腿就跑,见弯就转,一群人紧追在身后,Charles回头望了一眼,好吧,他现在像极了“贪吃蛇”那个蠢游戏里毒蛇追逐的那枚小果子。“砰”Charles的手臂被撞了一下,他回过头来才发现被逼到了死角。他跳了两下,巴不得自己现在是只壁虎,可以游墙,然后再贴着房顶爬出去。

 

“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迷途的小羔羊!”一个冷静而阴沉的声音。Charles扫了一眼他对面层层叠叠的追击者,都没找到是谁在说话,因为他们脸上或蠢萌、或狰狞、或猥琐的表情都和这个语调十分不搭。

 

“伟大的Trask博士会指引你正确的人生方向!”像邪教领袖鼓舞信徒朝拜的语调。一个人拨人群钻了出来,好吧,登场方式太不拉风。

 

Charles俯视着他,一个还没到他胸口的侏儒,戴着一副大大的金丝边框眼镜,转着滴溜溜地眼睛上下仔细打量着他。然后咧开嘴笑了起来,笑容瘆人地像一条阴冷的蛇。

 

“Xavier教授,我对你的大脑十分有兴趣。如果我们能把它取出来好好看看,它的样子,一定相当可爱!”

 

十分和蔼的语气波澜不惊地说着丧心病狂的话语,Charles感到头皮发麻,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一只马上会在实验台上被变态科学家开膛破肚的小白鼠。 


评论(33)
热度(125)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