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十五章

Chapter 15

 

Erik跟着Charles的脚步走近了公寓的电梯,Charles说要帮他包扎手上被传真机碎片划开的口子。那道伤痕有点深,皮肉稍有些外翻,还滴了些血,看起来有点可怖,但Erik并不太看在眼里,比起子弹碎片卡在肋下或者肩头挨刀,这点小伤委实算不了什么。他当然不会把这想法宣之于口,他喜欢看Charles在意他的模样。

 

Charles打开了房门,把Erik迎了进去。他让Erik坐在沙发上等他,他转身进了卧室,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消毒水和纱布。

 

Erik打量着Charles的公寓: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窗户照在墙边圆润的多肉植物上,蓝色的通道背景墙上点缀着一些世界各地风景的画框小照片。窗户的一角铺了柔软淡彩的羊绒地毯,素底彩绘着植物花卉的窗帘将雪白的墙壁装点的绚丽明快。一个布艺的小沙发乖乖地蹲在地毯上,大胆明艳的桃红色,布面是卡通的糖果和小动物。沙发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小靠垫,让沙发艳丽的颜色不那么刺眼。一旁的矮几上有一个插着红掌花的透明花瓶和一本反扑着的书。Erik觉得,Charles小小的身子陷进那个柔软的小沙发里,漫不经心地翻着他的书籍,就像一个睡在糖果堆里的精灵。

 

Charles从卧室里翻出了医药箱,开始帮Erik包扎,笨拙而小心。

 

“下周要去爱尔兰?”Erik扬了扬原本放在桌上的邀请函。

 

Charles“嗯”了一声,继续低头用纱布裹缠着Erik的手。

 

“我陪你去!”Erik说。

 

“不,Erik!”Charles拒绝地斩钉截铁。Erik忽然不说话了,这让Charles有点后悔刚才脱口而出的话不够委婉。

 

Charles把纱布系紧,Erik的手现在已经被他裹得像一个白白的馒头了,Charles十分满意自己的战果。Erik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笑。要是Azazel看见包成这样,一定以为他的全部指骨已经粉碎性骨折了,如果拆开发现就是一道稍微深一点的口子,他大概要被手底下的兄弟笑话一年。

 

“Erik,你是不是生气了。”Charles十分小心地问。

 

“为什么?”Erik反问他。

 

“我刚才拒绝了你同行,用了十分粗鲁的方式。”Charles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因为这次会议日程安排得十分紧凑,我几乎没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我不想把你一个人晾在酒店,那样就太糟糕了。”

 

“我们可以在你会议结束之后,在爱尔兰好好玩几天再回来。”Erik提议。

 

“恐怕不行,Erik。”Charles遗憾地摇了摇头,“Stryker教授要求我会议结束就回来,他说要我把最新的学术交流成果第一时间分享给大家,连报告的时间和地点都定好了。就在第五天的早上。”

 

“老头子还不是一般地讨厌啊!”Erik皱了一下眉头,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这个William Stryker,他总是直觉老头子猫腻多得很,绝不仅仅是个顽固清高的老学究那么简单。等他拿住他的把柄,哼……

                            

 

周一,Charles收拾好了东西,就拎着他可爱的蓝色小箱子坐电梯下楼了。才出门,就看到Erik的车停在他楼下的对面——谢天谢地,不是那辆紫红色的兰博基尼。

 

Erik下车来帮他拿行李。“只有这些东西?”Erik有些诧异。

 

Charles点了点头:“嗯,只是去几天,我想不需要带太多的东西。”

 

Erik把Charles的小箱子放在了后座上,然后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Charles觉得Erik这种狂飙突进的开车方式,他恐怕下辈子也适应不了。

 

四十分钟后,Erik把车停在机场外,时间尚早。他侧过身去,拿出一个包装地十分精致的盒子,递到Charles手上——“Charles,希望你能接受这份礼物。”

 

Charles捧着那个盒子,小小的正方体,白色的包装纸,上面印着卡通的小鲨鱼,十分可爱。淡蓝色的金边丝带在最上方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我可以现在拆开吗?”Charles轻轻地问。他有点忐忑。他不知道以Erik的性格,会不会打开来是一个戒指,到时候要怎么回应他,这会让Charles有点伤脑筋。

 

Erik点了点头。Charles拉开蝴蝶结,又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纸,他并不想把可爱的小鲨鱼撕得四分五裂。Charles咬着嘴唇,有点紧张地拉开盒子——丝绒的小垫子上紧紧地扣着一只劳力士手表。他暗自松了一口气,但绝不承认,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失望。

 

“我帮你戴上。”Erik拉起Charles的手,把他原先带着的手表取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把盒子里的手表拿出来,轻轻地为Charles扣上——刚刚合适。

 

“你怎么知道我手腕的尺寸?”Charles看着手上的表,灰绿色的表盘就像Erik的双眸的颜色,他很喜欢。

 

“我握过它们,触感、尺寸都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他的薄唇轻轻地在Charles的脸颊上亲了亲,有点烫。

 

Erik左手横在Charles面前,说:“你看!”他手上的表和Charles手上的表是同样的外形,Charles的更小巧秀气一点。Erik的表盘是蓝色的,而Charles的表盘是灰绿色的。他们彼此的瞳色。

 

“戴着它,就像我陪在你身边。”Erik亲了亲Charles的手背。Charles低着头“嗯”了一声,白皙地脸上又飘起两朵红云。

 

“我该进去了,Erik。”Charles低声说。

 

Erik点了点头,下了车帮他把小箱子拎下来。Erik陪着Charles换了登机牌,接下来就要过安检了。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Erik揉着Charles的小卷发说。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Erik!我没你想的那么笨。”Charles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况且,你在的那么远,打给你又有什么用。”Charles笑着说。

 

“只要你打给我,我开着私人飞机去给你送宵夜都行。”Erik亲了亲他的额头,把小箱子的把手递给Charles。

 

Charles缓缓地走进了安检的队伍,并不十分冗长,而且移动迅速。他进关之前回头搜索Erik的身影——Erik已经戴上了墨镜,Prada的大衣衬得他的身材挺拔修长,和他的目光触到的一瞬,Erik冷峻的面容带上了微笑。Charles抿着嘴浅浅地笑了起来的,人生中令人难忘的小幸福,或许只是,你回头的时候,他刚好在那里。


评论(34)
热度(159)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