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红酒醉梦(酒神Erik/小恶魔Charles)第七章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     *     *


07

 

Charles睡得十分香甜,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小爱神Eros的样子,手舞足蹈地摆弄着他的小弓箭。他躺在软绵绵的云朵里,拖着腮帮子打了个哈欠。

 

“小孩子玩什么危险武器?”Erik——准确的来说是傲慢的Dionysus大人就像从地底冒出来一样站在他面前,一把把他拎了起来。Erik俯视着他,一贯高冷的表情。Charles仰头,Erik带着葡萄藤编织的王冠,光裸着上身,健硕的肌肉漂亮极了,那销魂的腰际线简直要命。一块华丽的织锦斜斜地挎在他腰上,某一个部位傲然挺立,线条十分明显,刚好在Charles眼前。Charles害臊地用小手捂住了滚烫的脸,埋怨说:“Erik,你能穿条牛仔裤再出门吗,我鼻血都快出来了。”Erik冷冷地哼了一声,把他扔在地上。

 

“你上次用你的弓箭作弄宙斯,他命我来惩罚你。”Erik冷冷地说。然后把Charles按倒在地上打屁股。他完全不理Charles的哭泣哀求,用权杖把他的小屁股打得又红又肿,然后还用葡萄藤把他绑起来扔下了奥林匹斯山。

 

Charles挣开绑缚,爬啊爬,终于爬到了山顶。他趴在云朵上,看到了Erik和狩猎女神Artemis在说话。Charles撅起嘴轻轻地哼了一声,屁股上的疼痛和屈辱提醒着他要对狂妄冷酷的酒神Dionysus复仇。他把金箭搭在弓上,瞄准Erik的心口,“嗖”地射了出去。正中靶心!Erik望着Artemis的眼神变得十分荡漾,开始羞涩而扭捏地表白着肉麻拙劣的情话。他爱上了她。Charles很得意地欣赏着Erik坠入爱河的蠢样。然后又偷偷地把银色的箭搭在弓上,射向了Artemis——她开始厌弃爱情,并且坚决地要抛弃它们。然后Charles抱着一包薯片,趴在软绵绵的云朵上,幸灾乐祸地开始看戏——Erik死缠烂打,Artemis油盐不进。Erik单膝下跪向Artemis表达爱慕之情,并且请求她嫁给他。然后勇武高傲的Artemis抡起一头野猪甩了Erik一记,猪蹄刚好踢到了他的脸。然后伟大的酒神大人就滚下了神圣的奥林匹斯山!Charles笑得前仰后合。

 

“这样很好玩吗?Charles!”Erik阴郁的声音忽然响起。Charles惊恐的回头,蓬头垢面的酒神大人站在他身后,望着他的眼神犹如怨鬼。“我要把你变成一只永远不能在张开手指拉弓的小松鼠!”Erik朝他挥动权杖,他的话语犹如看不见的绳索把他束缚起来。然后Charles“砰”的一声缩成了一只胖胖的小松鼠,被Erik扔进了狭小的笼子里关起来拎走了。

 

“Erik,你不能把我变成小松鼠!”Charles叫唤着开始捶床。“刷”地一声,Charles身上一凉,就听到Erik冷冷地说:“谁说我要把你变成小松鼠?”Charles猛地睁开眼睛,看到Erik坐在他床边,被子被他拉到了床角。

 

“起床,陪我晨跑。”Erik冷冷地命令。他还穿着驼色的浴袍睡衣,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

 

Charles看了看窗外,晨曦微露。他打了个哈欠,半梦半醒地说:“太早起剧烈运动对身体不好。我要再睡会儿!晚安,Erik!”于是从床角把被子拉过来,蒙上头,把自己裹成一个可爱的蚕蛹,继续欢睡。

 

Erik的眉头抖了抖。

 

“Erik,放我下来,我不要起床!我讨厌晨跑!”小恶魔地抱怨声在走廊里回荡。

 

“Charles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把你扔进浴池,用冷水给你冲一冲让你清醒一下。”Erik冷冷地回应,然后把Charles扛到了洗漱间。

 

“Erik,我要向美国总统检举你虐待战俘!”Charles用小拳头捶着Erik的背,做着微不足道的反抗。

                                          

 

Erik穿着灰色的运动衫,沿着林肯纪念堂的河边慢跑。静谧的清晨、初升的朝阳,都让Erik神清气爽。他迈着轻快地步伐,一路欣赏着美景,姿态很是潇洒。

 

“Erik……等……等我……”Charles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迈着他小短腿,辛苦地追逐着Erik的脚步。Erik给了他一套款式一样的小号灰色运动服,并且逼迫他穿上。Charles讨厌这套运动衫,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只圆滚滚的小灰鼠。Charles望着Erik渐行渐远的背影,第一次对大长腿恨得咬牙切齿。

 

“Hi!”一个胸肌十分发达的金发帅哥跑在Charles旁边,和他打招呼。

 

“你……你好……”Charles勉强地回应。

 

“不要自卑,年轻人!”金发帅哥安慰他,Charles如果现在还有力气翻个白眼,他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奉上。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对着他这个好死赖活也至少游戏人间几百年的小恶魔叫“年轻人”,委实自不量力。

 

“锻炼身体最重要是坚持!我以前比你还瘦小,但是,你看我现在!”金发帅哥昂首挺胸,脸不红气不喘。Charles默默地比了一下他们的身高差,又用他的臀围比了比金发帅哥的胸围,最后得出结论,这绝对不可能是锻炼出来的结果,一定是用了什么方法强行基因变异。

 

“祝你好运!”金发帅哥冲他微微一笑。然后喊了一句“等等我,Bucky!”冲着一个还跑在Erik面前半长发男子全速前进。

 

Erik回头望了Charles一眼,觉得像一只柯基一样不经意地扭着屁股努力迈开小短腿只差没有伸舌头喘气的Charles可爱极了。

                         

 

Charles敲了敲Emma Foster办公室的门,今天是他第一天在Erik的公司上班,职位是总裁助理。Erik让他去找Emma告诉他应该做些什么。

 

“进来!”里面传来了Emma的回音。华丽冰冷、钻石一样的质感。

 

Charles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然后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套裙,踩着黑色恨天高,妆画得艳冶妖娆的金发女郎靠着办公桌站着,仔细地打量着他。Charles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你好,我是Charles Xavier,Lehnsherr先生的助理。”Charles伸出右手,想和Emma握手。

 

Emma没有和他握手,而是用涂了血红色指甲油的修长手指挑起Charles的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Charles啧啧赞叹,“难怪他要找你,是他一直喜欢的类型。”


Charles不明所以。Emma放开了他,若无其事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然后把工作要求像连珠炮似的告诉Charles。Charles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觉得Erik比他想象地还要吹毛求疵,而且根据他研究过的心理学来说,Erik极有可能是个强迫症和控制狂。比如说,早上几点钟必须把咖啡送到他的桌上,必须买哪条街那个店的哪一种口味,而且周一到周五都不一样。下午茶为他准备的水果,香蕉必须每片切成多少宽度,总共五片摆成一个匀称的花型。Charles还必须尽快熟悉Erik那些生意伙伴,包括他们的名字、经营的企业、脾气性格以及个人好恶,以免因为助理的无知和鲁莽而断绝了一桩大生意。Charles仔细地看了他们的照片,大头圆脸啤酒肚,过分离奇的亲切笑容,Charles严重怀疑他得了脸盲症,他只看得出来Erik和他们的不同。

 

Emma以飞快的语速交代完,根本不给Charles问问题的时间,然后果断地把他扔出了办公室。

 

Charles敲了敲Erik的门,走了进去。Erik正在看一份计划书。

 

“Emma已经把事情交代完了?”Erik交叠着双腿靠在座椅上,闲闲地打量着Charles。小恶魔今天笔挺的西装有一点帅气。

 

Charles点了点头,然后问:“Erik,我总觉Emma小姐的眼神特别犀利,看得我浑身发凉,她一定不是普通人,对不对?”

 

Erik笑了笑,说:“你猜的不错,Charles。”

 

“那她到底是谁?”Charles好奇地眨了眨他的蓝眼睛。

 

“Charles,看一看范思哲的logo,它会告诉你答案。”Erik意味深长地说。

 

范思哲的logo,Charles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然后惊叫了一声——头上的毒蛇如秀发般招摇的美艳女妖——Medusa。

 

“所以,Charles,你要好好工作!”Erik微笑地看着Charles,“你总是抗拒被变成小动物,应该也不想体验一下被变成石像的感觉。”

 

赤裸裸的威胁,大恶神的警告。Charles现在无比讨厌那些所谓“神性即人性”的希腊神话。 


-TBC-


下一章

评论(22)
热度(175)
  1. AlecNights江映真 转载了此文字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