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十四章

Chapter 14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互不相让。忽然,门“吱呀”一声开了,Charles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警觉地望着门口。他抽空瞟了Erik一眼,巴不得把他塞进柜子里藏起来。

 

“Charles,你还有多久才能弄完,需要帮忙吗?我给你做了宵夜。”Hank没头没脑地走了进来,Charles松了一口气。Hank习惯性地转过身去,把门锁好。等他再转过头来,却呆立在原地——可怕的Erik Lehnsherr毫无预兆地站在他对面,抄着双手看着他,眼神很不友好。

 

Hank挪着小碎步滑到了茶几旁边,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面上,然后瞥见了一旁摞起来的空了的食盒。

 

“我们已经吃过宵夜了,不劳你费心。”Erik俯身逼视着Hank,气势汹汹。Hank觉得他再向后仰,头就快贴到桌面了。

 

“我看到了,Lehnsherr先生。你能不能先让我站直了。”Hank无奈地说。Erik冷哼了一声,退了一步。Charles觉得Erik把人逼到犄角旮旯的本事简直出神入化。

 

Hank迅速地闪到了门边,然后语速飞快地说:“不打扰你们,我先走了,再见Charles!”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Charles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然后噘着嘴看着Erik说:“你把Hank吓跑了,Erik!”

 

Erik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Charles推着Erik的腰,把他推向门边。然后说:“谢谢你的宵夜,Erik!但是我真的要工作了!请你离开吧。”

 

“Xavier教授,想不到你如此擅长过河拆桥。”Erik戏谑地说,然后像一堵墙一样杵在那里,不动如山。

 

砰的一声,锁着的门突然又开了,狠狠地撞到了Erik的脊背,让他险些一个踉跄往前栽。他凶狠地转过头,打算对开门的人怒目而视。

 

“Lehnsherr先生……”

 

Erik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该死的Hank去而复返,正像个傻子一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

 

“那个……那个……我是说……”他支吾了半天,Erik的脸色越来越阴沉,“Lehnsherr先生,我是想说,我们这里有三百六十度高清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控……”

 

“所以呢?”Erik挑眉问。

 

“所以,Lehnsherr先生,冲动是魔鬼,一定要冷静!”Hank用机关枪扫射一般的语速说完这句话,然后砰地一声推上门,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Erik眉头抖了抖,这个死小子拐弯抹角在说他欲求不满并且随时可能兽性大发。而Charles显然对这个意思心领神会,笑得捶沙发。

                                       

 

Erik已经把pad里号称经典大作的射击游戏打到了通关,其间默默地吐槽了无数回开发者纸上谈兵的愚蠢,并且断定真的枪战,这个家伙会在三分钟之内被人爆头。他活动了一下几乎僵硬的脖颈,仔细地环视了一眼四周——冷冰冰的不锈钢工作台反射着日光灯寡白的冷光,淡蓝色的窗帘褪色发白,古旧的柜子整齐地靠着北边那堵永远照不到日光的墙沉睡,淡蓝色的丝绒窗帘褪色发黄,了无生趣。只有Charles是充满生气的。他坐在他对面专注地敲打着键盘,胖胖的手指前后跳跃,十分可爱。他有时会不自觉地嘟起嘴,鼓起腮帮子,把里面的空气从左边推到右边,像一只顽皮的小仓鼠。

 

他凝视着屏幕,皱着眉头思考,右手握成拳,伸向后背不住地捶打。Erik叹了一口气,走到他身后,开始轻轻地揉捏他的肩膀。

 

“舒服吗,Charles小王子?”Erik故意在Charles耳边吹气,弄得他痒痒的。Charles缩了缩脖子,晃了晃脑袋,却没有回答他。他旁若无人地死死盯着屏幕,纠结着下一句话妥帖的表达方式,敲了几个字又回删,反反复复。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凌晨六点四十。快要到截止时间的事实让Charles十分焦躁,本应更加争分夺秒,却因为疲惫和紧张让他盯着时钟看了差不多半分钟。Charles左手捏着右手,皱着眉头思考,手指不自觉地拨弄着他的尾戒,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指甲划到了侧面细小的开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敲下最后一句话。

 

当点击完“发送”的按钮,Charles伸了个懒腰,然后扑倒在桌上。他的头枕在胳膊上,半眯着眼,懒洋洋地回头看着Erik,打了个哈欠:“Erik,能不能再捏重一点,现在这样完全没有感觉。”Charles现在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恃宠生娇的小王子。Erik轻轻地挑了一下眉,沉声说:“太轻了吗?”Charles把头埋进臂弯里,含糊地“嗯”了一声。

 

下一秒,一声惊叫回荡在实验室里。“疼……疼……Erik!碎了!碎了!”然后“砰”地一声巨响,身经百战,枪林弹雨中来去自如的Erik Lehnsherr又再次扑倒在Charles的脚下。桌上的传真机被他顺手带到,摔在地上裂成两半。

 

“Charles,你就那么恨我?非要电我不可?”Erik咬牙切齿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Charles手足无措,“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把尾戒的开关打开的”。他弯下腰,要去扶Erik。

 

“别碰我!”Erik轻声说,“如果再被你电一次我也许真的会休克。”

 

Charles的手停在半空,有点委屈。他看着Erik自己用手想要撑起来,但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Charles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尾戒的电流开关,确认已经彻底关闭。他快速地褪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然后弯下腰,朝Erik伸出手,“对不起,你看,我已经把戒指取了。请让我扶你起来。”他的蓝眼睛有些愧疚,十分动人的神情。Erik攀着他的手臂,站起身来。然后顺势把Charles压倒在一旁的沙发上。

 

“Charles,你终于摘掉了你那枚该死的戒指。”Erik似笑非笑地看着Charles,眼神十分暧昧,“这样我们就能好好地接吻了。”

 

他被欺骗了,Erik利用了他的同情心,这个无耻的黑帮教父。“Erik,你这个混蛋。”Charles嘟着嘴恨恨地说,“如果把你的心切开,里面一定全部都是黑的。”

 

“如果你肯接受我的心,我就挖出来放在你手上。如果你狠心地剖开它,你会发现,就算里面全是黑水污泥,也只会装着一个叫做Charles的小笨蛋在里面划船,再也不会有别人。”Erik灰绿的眼眸凝视着Charles蓝蓝的眼睛,没有任何闪躲。

 

血腥又肉麻的情话,Charles内心一阵窃喜,羞得满脸通红,“Erik,你真讨厌!”又软又甜的声音,口是心非的埋怨。

 

Erik俯身要亲吻Charles,Charles用他的小手挡住,说:“Erik,有监控。”

 

“刚才我已经用口香糖粘住了摄像头。”Erik轻描淡写地说。“这方式真恶心。”Charles嫌弃地笑了一下。Erik把他的两只手腕都按在沙发上。低头亲吻Charles温热柔软的嘴唇。Charles没有咬他,这个吻悠长而缠绵。

                                             

抱歉,这篇好久没更了。预祝大家新春快乐!


评论(43)
热度(165)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