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七章

CHAPTER 7

 

Charles站在讲台上,从容不迫。声音软软的,温柔又优雅,就像他身上穿着的藏青色的柔软的羊绒开衫。他在讲解复杂抽象的原理时,会打一些可爱的小比喻,笑起来会调皮地眨一眨眼睛,眼波流转,仿佛唤醒了睡在眼里的小星星。他习惯性地会用灵巧的小舌头偶尔舔一下花瓣一样的嘴唇,Erik很怀疑满室的学生究竟有多少是在认真听课,至少他完全无法集中精力去管Charles到底在说些什么,只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

 

下课的钟声响起,庄重、闷沉而绵长。Erik起身,默默地走出了教室,他甚至没有向Charles道别。因为他在讲台上被问问题的学生层层围困、铸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学术”壁垒,而他只是这道城墙外围一个驻足看风景的过客。

 

他和Charles是两个世界的人。Charles是九天上璀璨流转的星河,纯净、美丽、高不可攀。而他,只是幽冥中浊浪滔天的黄泉,岸边是灼烧欲望的业火、河底是身魂俱朽的沉尸,难怪Charles对着他,宁死也不肯妥协。

 

“Erik!”身后传来一个熟悉呼喊声,他转头,Charles站在教室门口。Charles看着他,眼里有莫名而复杂的情绪,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再见,Charles!”Erik微微颔首。转身穿过走廊,下了楼梯,他没有回头。

 

“从此,路归路,桥归桥,两不相干。”他向来言出必行,只是没有想到那么快就一语成谶。

                                                    

 

Charles用小小的银勺,搅动着滚烫的咖啡,就像每个周二的午后,靠在躺椅上,抱着他的小熊抱枕,懒洋洋地享受着阳光洒在后背上慵懒的下午茶时光。只是,今天,他并不感到惬意。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他使尽浑身解数,要摆脱Erik这个大魔王、变态狂,但这成功来得太突然,没有带来成就感,却强行附赠了一些额外的孤单。

 

作为一只寂寞了二十七年的小gay,Charles截止到昨天为止,都觉得他大概会把自己的全部人生献祭给他挚爱的学术生涯。然后在若干年后,无数的论文堆里面缅怀青春,酸涩、感伤却又骄傲任性。但是,Erik的出现搅乱了这一切。他的心现在像一团糊掉的焦糖,而Erik就像锅底的那把猛火。

 

他眼前的笔记本屏幕上,是各种实验的数据图形。峰值曲线图像是一个平放的字母“S”,Erik如果平躺在床上,那傲人的腰际线一定就是图形上那个性感的下弯;一路攀爬而上的折线图就像那一夜,Erik用手指让他获得的不断攀升的欲望的快感;柱状图,就像……哦不,Charles,快停止你那些羞耻的想象,如果你以后还想继续用这些图表写论文的话。

 

忘了他吧!Charles在内心低语。你看他走的时候都没有一点留恋,说明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收起你的一厢情愿吧,傻瓜!一个身边从来不缺男色、女色的黑帮教父,怎么会对一个以教授为职业的沉闷的书呆子感兴趣,况且他好像在某方面还有一些古怪的癖好……

 

Charles用手托着下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已经被他搅得快凉了的咖啡抿了一口——今天的焦糖玛奇朵,甜到忧伤。

                                                        

Azazel觉得他们的老大今天回来之后,整个人都不正常。他一进门就一言不发地进了二楼左边的客房,对着一床的褶皱发呆,然后爱怜地、轻柔地摩挲,Azazel觉得简直见了鬼了!

 

然后,Erik回到书房,坐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

 

“老大,昨天的那个男孩……”Azazel试探地开口问,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Erik冷冷地打断:“以后不许再提起他!”Erik又恢复了那副生人勿近的冷峻模样。

 

好吧,不提就不提!Azazel无奈地看着自己阴晴不定的顶头上司。今早出门的时候还是一副冬日暖阳的样子,回来就化成了雪原冰山。

 

“老大,这里有一些文件需要您处理。”Azazel默默地把打开公文包,把一沓文件放在Erik的面前。Erik拿起一份打开,半天没翻下一页,Azazel觉得他的老大,现在正在对着文件上的字,神游天外。但给他一万个胆子,他现在也不敢提醒Erik——“集中精神啊,boss!”

 

Erik漫不经心地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两口,然后分不清是在吐气,还是在叹息。他随手拉过一贯放在手边的“烟缸”,盯着文件,顺手把烟蒂按灭。他似乎听到Azazel“嘶”地吸了一口气。

 

“老大,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Azazel开口问。

 

Erik抬起头来,对上他的脸,发现Azazel龇牙咧嘴,惹得Erik疑惑又一脸鄙夷。Erik顺着Azazel示意的目光往下看。

 

该死!Erik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因为他失魂落魄地错把Azazel的手当成了烟缸,把烟头按在了上面。Erik痛恨现在的自己——他要把Charles这个伪装成天使的小妖精彻底从脑海中赶出去——这个让他心不在焉、方寸大乱的罪魁祸首。


评论(25)
热度(190)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