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四章

CHAPTER 4

 

“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Charles气若游丝却咬牙切齿,他现在开始痛恨自己过于良好的家教,以至于他在骂人的时候完全找不出更有杀伤力的词汇来表达内心的怨毒。

 

“我可以帮你。”Erik语调平静的说。

 

“不许碰我!”Charles现在像一头暴怒的小狮子,“你这个趁人之危的……混蛋!”他恍恍惚惚地从床上下来,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Erik手疾眼快地一把扶住了他。

 

“放开……”Charles推开Erik,连滚带爬地朝浴室走去,“我要去……冲冷水!”

 

Erik两步走到浴室门口,伸手一拦:“你自己清楚,这样做除了让你冻得发高烧外,没有任何作用。”

 

“不用你管!”Charles推开了Erik的手,跌跌撞撞地爬进浴缸,穿着贴身的衬衫就扭开花洒。

 

“啊!”冷水浇下来的那一刹那,Charles一声惨叫,简直像被无数把冰刀凌迟。他冷的跳脚,然后“噗嗤”一声滑倒在了浴盆里,爬不起来了。

 

Erik叹了口气,走过去,关上花洒,把浑身湿透的Charles捞了起来,抱到床上。

 

“把湿衣服脱了,换上这个。”Erik把一件浴袍扔到了Charles面前。

 

“你转过去,不许……看我。”Charles皱着眉头说。

 

“恕难从命!”Erik耸耸肩,“我可不想再被第二个花瓶砸晕一次。”看着Charles喘着粗气,恨恨地和他对视,Erik漫不经心地说:“或许,你想我帮你换?”

 

“不要!”Charles生气地皱了下眉,然后开始解衣服的纽扣。他自己背了过去,把湿透的衬衫脱了下来扔在一边,然后把浴袍穿上,才把裤子脱了。

 

Charles换完浴袍,无力地倒在床上,他觉得浑身燥热,又像有无数的小蚂蚁在噬咬,难受地来回在床上蹭。Erik叹了口气,说:“我去浴室。我会把门关起来。你自己解决。”

 

Charles闷闷地“嗯”了一声,算是应答。

 

Erik进了浴室,关上了门,看着被Charles弄得撒了一地的各种洗浴用品,默默地点起了一根烟。

 

Charles的声音逐渐由喘息,变成压抑的呻吟,绵软甜腻。Erik简直不知道Azazel灌的这杯迷药,到底是在折磨谁。Charles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喂!你出来一下!”

 

Erik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浴室的门。床上已经被Charles弄得一片狼藉,他用手捂着脸,低声说:“我的手刚才摔倒的时候压到了,抬不高,你能不能……帮我……后面……”

 

“可以”,Erik言简意赅。走了过去。

 

“等等!”Erik刚打算坐下去,Charles突然开口:“你要保证!你不会对我乱来!”

 

“就算我保证了,你信吗?”Erik冷冷地说。

 

Charles楞了一秒,他似乎真的无法说服自己信任眼前这个男人。“算了,你回浴室……我……我自己来……”Charles试着抬了一下手,又挫败地放下来。Erik看到他难受地不停扭动,就像一条缺氧的小白鱼。

 

Erik刷地拔出枪,Charles吓了一跳,颤声说:“你……你要干什么?”

 

Erik把枪柄倒转,递到Charles手上:“这是最好的保证。”Charles一脸茫然,Erik看着他说:“我的性命,现在交到你的手上。如果我想强暴你,你只需要扣动扳机,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你没专门学过开枪,也绝对能射中。”

 

Charles默默地吸了吸鼻子,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着凉了,绝不承认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你想我用手指,还是别的东西?”Erik冷冷的问。就跟问你想吃草莓味的还是巧克力味的哈根达斯一样云淡风轻。

 

“手指!”Charles说完,羞得把脸完全埋进了枕头里。他觉得他这辈子的羞耻心都在今天全部透支完了。他听到那个男人去浴室洗手的声音,水声响的时间有点长,看来他并没有草草了了。

 

那个男人走过来,在床上坐下,又把他抱住,让他趴在自己的大腿上。

 

“我现在什么都被你看光了,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不公平……”Charles低声说。

 

“Erik Lehnsherr。”男人依旧言简意赅。然后缓缓地在Charles身后敏感的地方探入一根手指。Charles清晰地感受着指节慢慢地没入,有一点点冰凉。Erik开始在他里面慢慢屈伸指节,Charles发出了绵软的呻吟。

 

Erik觉得,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的自制力和耐心都好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因为他基本都在满足趴在他腿上蹭得像只猫咪的Charles的各种要求,比如“Erik,往左边一点……不不,回来一点……”,然后对方会用销魂蚀骨的呻吟来反馈给他到底位置对了没有。这与其叫礼物,不如叫折磨。

 

半个钟头之后,Charles恢复了正常的体温,浑身瘫软地躺在床上,身边的床单惨不忍睹。Erik去浴室里把手洗干净,正在用毛巾擦干手上的水。

 

    “还给你。”Charles把枪递给他。Erik接过枪,在手上轻轻一磕,弹夹离开枪膛,滑落在他手心。他在Charles面前摊开,一挑眉,说道:“我其实已经把里面的子弹取出来了!”

 

“你骗我?”Charles不可置信,“Erik,你这个混蛋!”。亏他之前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

 

“我怎么可能把自己性命那么轻轻容易地交在谁的手上。”Erik把弹夹装回去,“Charles,你还是太天真。”他难得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挑衅地看着气嘟嘟的Charles。“更何况,刚才意乱情迷的某个小笨蛋很有可能一不小心手滑走火,我岂不是死的冤枉?”

 

Erik环视了一下四周,说:“这间屋子现在乱七八糟,没办法住。你待会儿去这间左边那间客房住。”

 

“那你呢?”Charles刚开口就觉得蠢得想给自己一巴掌。

 

果然,Erik戏谑地看着他:“你难道想我跟你一起睡?”

 

“才不要!”Charles哼了一声。

 

Erik说:“明天我亲自开车送你去牛津大学,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是那里的教授……”他顿了一下,往前倾了倾,在Charles的耳边低声说:“明晚,我会连本带利地从你身上讨回来——作为你欺骗我的惩罚。”

 

“如果我能证明我是呢?”Charles转过头来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Erik站直了,往后退了两步,“那就说明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灰绿色的眼眸中,孤绝掩住了悲喜,薄唇微微张开,冷冷地吐出了一句话:“从此,路归路,桥归桥,两不相干!”

                                                                  

 

PS:对不住上一章留言想吃肉的各位姑娘,但我觉得这样发展更合理(遁~)


评论(38)
热度(186)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