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EC】天生不登对 (Erik黑帮老大)AU 第一章

写在最前:最近产生了一个EC和kingsman混同的脑洞。所以决定写一写试试看。前面那篇娱乐圈AU的可能会稍微停更一段时间。或者看情况两个一起写。


                                                                                 


CHPTER 1


 枪声、鲜血、惊恐、惨叫、逃窜、相互践踏,昔日霓裳魅影、灯红酒绿的地狱火俱乐部现在就是一个修罗场。


 


“二十年前,你杀死了我的母亲。这笔账,我今天终于讨回来了。”伦敦最大的黑帮——兄弟会的教父Erik Lehnsherr用枪居顶着地狱火俱乐部主人——Sebastian Shaw的头,他缓缓地扣动扳机,冷酷而平静。他仔细看着Shaw眼中的绝望和恐惧,故意把这个过程拖得无比漫长——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等待死亡来临的过程.Erik很清楚这一点.他苦心筹谋二十年,被复仇地火焰灼烧地日渐冷酷,他当然不会跳过这个高潮,仓促落幕。


 


“砰!”Erik看着子弹将Shaw的脑门穿了一个洞,后墙爆出一片猩红,Shaw垂下了头,却没有闭眼,死不瞑目!Erik吹了一下枪管冒出的青烟,一切都结束了,可未来又有什么好期待的呢?他披上了大衣,缓缓向大门的方向走去,期望达成后的终局,原来只是厌倦而已。


                                                                              


Erik回到自己的卧室,按了按眉心。他不经意间一抬头,然后皱了一下眉头——他的被子里躲着一个人,因为显而易见地拱起了一小团。Erik摸出了后腰的手枪,他瞄准了被子的那个鼓包。


 


这个刺客简直蠢得让人伤心,到底是多不长脑子才会藏在那么显眼的位置,让人不看见都难。不知是出于愤慨还是好玩或者单纯的洁癖,Erik并没有直接开枪。他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然后抬起脚,一脚把床上的人踹到了地上。


 


只听见“呜……”的一声闷哼,那人从床上滚了下去。Erik拿着枪绕过床的另一侧,他终于看清楚了“刺客”的面貌——那是一个小个子男人,手脚都被绑住了,整个人缩成了一小团,柔软地像个布偶娃娃。他们用了一个金属的口枷封住了他的嘴。他看着Erik,蓝色的的眼睛像揉碎了的星光洒在湛蓝的海面上,委屈、愤懑又害怕。


 


“Azazel!”Erik咆哮了一声。然后一个像印第安人一样皮肤暗红的男子就跟穿墙过来似的迅速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


 


“这是怎么回事?”Erik指着地上的人说。


 


“这是弟兄们送给你的礼物!”看着Erik面色不善,Azazel底气有点不足。他现在可不敢告诉Erik,都是因为Logan那个糙汉子说的,缓解失魂落魄低落情绪的最好方法就是进行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


 


“为什么把人绑成这样。”Erik冷冷地问。


 


“我们以为,你会喜欢这样……”Azazel看见Erik眉头抖了抖,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冷酷、控制欲强、禁欲系,Azazel觉得综合了Erik身上的这三个特征,怎么看也得非正常渠道的欢爱才能获得灵魂深处的快感。


 


“你们从哪里绑来的人?”Erik点了一根烟开始默默地抽。


 


“地狱火俱乐部里的rent boy,请放心使用。”Azazel颔首恭敬地说,他没有发现,在他说“使用”两个字的时候,他的boss的眉头又抖了一下。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地上绑着的男人,或者更准确一点,在Erik的眼里应该说是“男孩”开始拼命地摇头、扭动着身躯挣扎。就像一尾在砧板上扭动的基围虾。


 


“你可以出去了。”Erik一手扶额,漫不经心地说。


 


“好的,老大。”Azazel鞠躬转身,然后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说:“老大,如果你需要什么工具,床头柜里都有。”看着Erik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了他一眼,Azazel补充说:“我是说项圈、手铐、皮鞭、藤条、蜡烛、绳索……什么的。”看着Erik冷的可以杀人的眼神,Azazel抛下一句:“祝食用愉快!”一溜烟地跑了。


 


Erik按灭了手中的烟蒂,走向刚才绑着的男孩。他看到男孩缩在墙角,颤抖地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

评论(34)
热度(240)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