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 EC ] 此生相遇,隔世重逢(娱乐圈au)经纪人Erik/演员Charles 第十七章

Chapter 17

    

Erik的兰博基尼顺着比弗利山庄的山路蜿蜒下行,Charles坐在副驾上偷眼望着他,薄唇抿成一条线一言不发,眉头微蹙,一副闲人勿扰的架势,Charles觉得,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起床气”。

 

“AndrewAdamson一定是脑子有病!”Erik低声咒骂,“但凡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想出凌晨三点到下午三点这么这种匪夷所思的通告时间!”

 

“Erik,其实我可以自己过去的!”Charles说,“这样你就不用半夜起来了。”Charles转过半个下巴都埋在围巾里的脸看向Erik。五分钟前,Erik把他从温暖的被窝里拎了出来,并用毛衣、羽绒服、围巾、帽子不断叠加的方法把他裹成了一个球塞进车里,用安全带绑好。这个过程让Charles觉得不是Erik送他去片场,而是Erik打算去片场,然后把他当作一件随身物品打包带走。他现在完全可以想象他帽子底下的棕色小卷毛一定乱的像一蓬稻草。

 

Erik没有说话,大半夜让Charles一个人跑去片场,怎么看都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为。他可不想一觉醒来,收到消息说人丢了,几经周折数月之后终于在非洲逮到了人贩子,然后发现Charles已经被卖给了某部落的酋长成了压寨夫人……Erik迅速停下了这个可耻的脑洞,并把这归咎于睡眠不够胡思乱想和前两天看奥斯卡提名热门影片《为奴十二载》印象太深。Emma当时还说他神似那个暴戾恣睢的奴隶主Nigger Breaker,Erik嗤之以鼻:“如果我真是那样的话,你早被我绑在树上用鞭子抽了无数回。”“不,不,不”,Emma当时连连摇手,“按照剧情的设定,你应该把你的小甜心绑起来用鞭子抽,这叫人格变态,虐恋情深!”Erik鄙视了Emma的脑回路顺便忍不住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

 

好吧,这些都是借口,毕竟在没有遇上他的前二十几年,Charles也活的好好的。他其实只是想去看看Charles扮成小羊的样子,然后顺便用眼神警告那些给Charles化妆的花痴们不要毛手毛脚。

 

车子转过一个弯道,Erik感觉到Charles的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帽子上的羊绒线蹭得他的脖子有点痒。Erik斜眼瞟了一眼,天!这个小笨蛋居然那么快又睡过去了。亏他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可以自己去片场,是睡着过去么?

 

将近三十分钟之后,Erik和Charles出现在了片场的化妆间。Erik和Adamson导演相看两憎厌地打过招呼之后,Charles去了更衣室,他得把里面套头的衣服换下来,裹着一件为他准备好的开襟长大衣开始做造型,免得待会儿脱衣服的时候把造型弄乱。

 

Erik觉得他今天亲自来坐镇是避免Charles被各种骚扰。但现实是,他才是被骚扰的那个。和Adamson导演冷着一张黑脸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剧组女性工作人员过分的殷勤!

 

已经有无数秋波欲拒还迎地抛向他,尤其是那个扎着马尾,正在帮Charles弄假发的化妆师,还朝着他咬了咬下嘴唇,赤裸裸地勾引,她是跟《五十度灰》的女主角学的么?不是每个总裁都像那部戏里喜欢用匡威板鞋搭高档西装的男主角一样吃这招。只要她不要心不在焉地扯到Charles的头发或者用梳子戳到他,Erik决定选择视而不见。

 

“Lehnsherr先生,我能和你合格影吗?”

 

“抱歉,不方便!”

 

“Lehnsherr先生,我能跟您要个签名吗?”

 

“抱歉,除非正式文件,我不会随便签名。”

 

“Lehnsherr先生,你们公司还招人吗?比如总裁助理什么的?”一个金发女郎倚靠着Erik身前的桌子,故意绷紧后背,呈现出s形的曲线,然后冲他抛了个媚眼。

 

“我不需要助理!”

 

Erik坚定地以高不可攀的一张冷脸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不是考虑到Charles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要在这里拍戏,他敢保证,他的态度会比现在恶劣十倍。他现在深刻地感受到,放任Logan在后座睡觉没让他一起上来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要在吉诺莎他的女职员敢这样,他当场炒了她们好么?一念及此,他已经可以想象Emma那种“你注定孤独一生”的幸灾乐祸脸了。

 

“Lehnsherr先生,我叫Wendy,是这里剧务的总负责人。我给您准备了一杯热咖啡提提神。”一个窈窕的黑衣女郎向他走来。

 

终于有个正常一点的了!Erik感叹。Wendy端着咖啡微笑着走过来,Erik道了声谢,正准备去接的时候,Wendy忽然松手。Erik手疾眼快地一把抓住杯子,一滴都没洒出来。Erik看到Wendy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可以肯定,Wendy刚才的“手滑”一定是故意的。灵感大约来自邓文迪当年泼了Murdoch一杯红酒,最终嫁入豪门?够愚蠢的!邓文迪当年能够成功,根本原因还是老头子见色起意,不然泼了也白泼。

 

Erik端着喝了一口,然后若无其事地说:“Wendy小姐,可以麻烦你也给Charles一杯吗?”然后他如愿以偿地收获了Wendy尴尬的笑脸。

 

 

Charles头部的造型基本完成。他又进了更衣室。等他再出来,已经换好了下身的衣服。紧贴在腿上的是绿幕紧身裤,从大腿到腰是和假发发色近似的羊毛裤。Charles把裹着的大衣脱了,因为接下来,他们要给他的上身贴毛。

 

Erik喝着咖啡看着Charles,Charles身后羊毛裤上带着的小尾巴随着他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左右摇晃。Charles的上身像牛奶一样白,胸前的两点是淡淡的粉红色。他低着头,从脸颊红到了耳根。他头上的小卷毛柔软而蓬松,发从里隐约露出两个尖尖的小羊角。假发遮住了他自己的耳朵,两只装上去的小羊耳朵通过遥控还会扑灵扑灵地动。秀色可餐。就是毛贴的太慢!一撮大概十五根,要贴大半个后背和上腹,然后再用热风筒卷弯,这种慢工出细活的过程简直令Erik这种追求效率的人抓狂。当他坐在一边回完了所有的邮件,写完了这个月的计划书,Charles的所有造型终于大功告成。难怪这个天杀的二流导演要人三点钟到,因为这个造型做了整整三个钟头!!!

 

当Andrew Adamson和同事在讨论Mr.Tumnus的围巾款式和颜色的时候。Erik向Charles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

 

Charles走过去,站在Erik面前。Erik从下往上地打量他,炽热的目光让Charles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Charles觉得Erik的手指拂过了他的小羊角、小耳朵,往后背游移,最后拎了一下小尾巴,Charles羞涩地脸红成了一个小苹果。

 

“材料做的不错。除了那条愚蠢的紧身裤”Erik若无其事地抽回手,很“客观”地评价道。

 

“哦,Erik,求你别提那条紧身裤,太羞耻了!”Charles用手捂着脸开始摇头。Erik觉得他的小羊更可爱了。


评论(8)
热度(85)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