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 EC ] 此生相遇,隔世重逢(娱乐圈au)经纪人Erik/演员Charles 第九章

Chapter 9

 

签约的当天晚上,Charles就住进了公司安排的公寓。这里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还有一个小阳台,装修精致、家具一应俱全,还很有质感,几乎一切都是现成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大概也就是紫色的沙发、紫色的地毯、紫色的床罩、紫色的背景墙,让Charles在内心对设计者的品味颇有微词。

 

周末的时候,Erik让Logan陪Charles去以前住的公寓,把需要的东西搬过来。其实除了一些书和日常衣物,基本也没有什么要拿的。Charles只用了一个箱子,就打包完了。Cain没有出现,甚至没有派人蹲点,这让很期待人肉沙包送上门来的Logan颇为失望。

 

Raven伤愈出院后,她决定搬去和Hank同住,这样会离她的学校更近,于是,孑然一身的Charles,开始了欢乐的龙套生涯。

 

Charles不得不说,Erik做事简直如德国人一般严谨精细。Erik给他安排的通告,虽然都是龙套的角色,但很显然诡异地遵循着某种原则:从一上来还没拍到脸,就扑倒死了的,到开始有一两句台词,然后才死了的,非常循序渐进;前一个是街边卖花的忧郁的小伙子,后一个就是吹着口哨满街跑会去调戏姑娘的小流氓,很照顾他跌宕起伏的心情;这两天是站街求勾搭的rent boy,后两天就变成了保守呆板的青年教师,再后两天就变成了富家少爷——女主的前男友,还真是职业无贵贱……

 

Erik推荐Charles的时候,挂的是下面一个普通经纪人的名。所以Charles和一般的龙套演员的经历没什么两样——许多戏服布料劣质,剪裁粗糙、不合体,有时还有股怪怪的味道。化妆师的态度更是跟红顶白,势利地不得了。对大牌明星殷勤伺候,至于龙套演员,随便用粉扑一糊了事,还好,Charles也不怎么需要化妆。一个小小的片场,几乎可以阅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不过Charles每天都挺高兴的。本来演戏就是为了体验和呈现人生百态,不是么?在片场实战的体验,有许多和以前学的书本的理论并不相同。而且能亲眼见证现代电影工业巨细无遗的专业分工,以及艺术、科技、商业共同创造的文化奇迹,这些都令Charles兴奋。

 

不知不觉,已过了近一个月。Charles傍晚收工后哼着小曲,回了公寓。他用钥匙打开门,把门锁好,换上了拖鞋。

 

“Charles……”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Charles打了个冷战。他转过头,“啪”的一声,小手一抖,买来的外卖掉在了地上。“Lehn……Lehnsherr先生,你……你怎么在这儿?”Charles觉得自己受到了过度的惊吓。Erik简直就像地底幽魂一样,忽然冒出来,坐在他公寓的沙发上。Erik面前的茶几上,摊开放着Charles所有贴满了便签、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注释的剧本。还有几本他常读的,写满批注的书。Erik手上好像还攥着一本本子。

 

“画得不错。”Erik朝Charles扬了扬手里的小本子。“啊!”Charles看清之后,惊叫一声,像只小兔子一样地扑过去,一把抢过本子,护在怀里,敏捷地让Erik侧目。毕竟在他的印象里,Charles是连平地都能摔跤的小笨蛋。

 

“Lehnsherr先生,你……你怎么能随便翻别人的东西!”Charles严正的指责,在Erik听来声音软软地完全没有威慑力。

 

“你的自我定位很准确,查理小兔子!”Erik戏谑地说。

 

Charles低头看了一眼Erik翻开的那一页,上面很醒目地写着“Lehnsherr先生英俊的侧脸,就像线条明朗的古希腊雕像”,“薄暮暝暝中,Lehnsherr先生挺拔的背影宛如神祗”,文后还附赠插图,一只北美灰狼一爪子拍走了一只斑鬣狗,狼身后的鲨鱼咧开嘴笑着露出了一排整齐的尖尖的牙齿,然后用鳍,拽着尾巴拎起了一只四脚扑腾的受惊兔子。斑鬣狗头顶标了“Cain”,狼的头顶标了“Logan”,鲨鱼的头顶标了“Erik”。

 

太羞耻了!!!啊啊啊!怎么会这样!!!Charles开始懊恼地揉他头上棕色的小卷发。Erik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会毫无预兆突然出现在他的公寓里!该死地他还看完了他的日记!而且他还不愿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Charles现在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把头埋进膝盖上的抱枕里,不停地蹭,仿佛这样能稍微缓解一下尴尬的情绪。Erik看着Charles窘迫的样子,觉得意外地……有点可爱。

 

蹭了一会儿,Charles抬起头来,就看见Erik正看着他,脸上露出了跟插图里如出一辙的愉快的鲨鱼笑。Charles皱眉、闭眼、嘴巴抿成一条线,呜地哼了一声,把头埋的更深了!他感觉自己耳朵尖都是烫的,然后,他听到了房间里回荡着Erik爽朗的笑声。不,他再也不想见到Erik Lehnsherr了!!!他再也不想写日记了!!

 

显然,Charles的第一个愿望,并不是靠他个人的力量就能实现,因为他听到头顶飘过Erik那低沉性感的声音:“如果不想今晚饿肚子,就去换件西装,陪我吃饭。”

 

Charles抬起头瞥了一眼刚才掉在地上的外卖,他不得不说,Erik这种威逼利诱的说话方式非常有效。他把掉在地上的外卖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迅速地钻进了卧室换西装。他第一天去做造型试的十几套服装,Erik让他全部打包回家。这真是一个体贴的决定,让Charles在还没赚到足够钱的情况下,也能有体面的衣服可以出街。

 

他挑了一套黑色的纪梵希西装,白色的阿玛尼衬衫,打了一条藏青色的领带。把头发全部往后梳,喷了一点定型水。他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把自己收拾好,因为他觉得他的冷面boss应该没有太多的耐心。

 

Charles推门出来,他弯下腰去换一双黑色的皮鞋:“Lehnsherr先生,你能告诉我,你怎么进来的么?”

 

“我有钥匙。”Erik走了过来,漫不经心地说。

 

在Charles目瞪口呆的时候,Erik已经一只手拄在墙上,把他圈在了墙角:“公司,是我的产业;公寓,是我的房产;Charles,你也是我的……”Erik还没说完,然后,他看到Charles前一秒还是一脸受惊的小动物的表情,下一秒已经低下头,灵活地从他的手臂下方钻了出来。“艺人。”Erik把刚的话补充完整。

 

“我可以把锁换了吗?Lehnsherr先生。”Charles试探着说。

 

“可以!如果你想把演员这份工作也一起换了的话。”Erik说。

 

让什么古希腊雕像、什么神祗都见鬼去吧!Emma小姐果然没说错,ErikLehnsherr是个大魔王!Charles在内心嘤嘤嘤地想着。

                                                                                   

    

Charles跟着Erik的脚步,走在Catch餐厅里。这里是著名酒店CasaDel Mar下属的餐厅,以地中海菜系为主,由名厨Michael Reardon主理。Charles踩在厚实的地毯上,一路走过去都是高大的落地窗,能看到海景和落日的余晖。据说,这里靠窗的位置永远火爆,不提前两个月预定跟本订不到。

 

服务生领着他们拐过走廊,进了一个单独的包间。Charles环视了一眼包间:装潢考究,乳白色的流线型简约硬木座椅,配着深褐色的小叶檀木餐桌;乳白色的墙壁搭配薄荷色的壁橱,墙角、壁上有鲜绿的大叶植物做装饰,清新雅致。吊灯和壁灯都是暖黄色,温馨而静谧。侍者为他们拉开椅子,Charles和Erik在餐桌的两端相对而坐。他们只要向侧面转头,就能透过高大明亮的落地窗外,看到开阔的海景。

 

侍者送上了菜单。Erik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他是这里的常客,对菜品很熟悉。

 

Erik看Charles的菜单翻看到最后一页,他开始点菜:一杯Cinzano、蟹肉鳄梨黑菌沙拉、香煎鹅肝配红酒番石榴、帕尔玛火腿鳕鱼汤、西班牙酒煮牛菲力、一杯Beaujolais、贝蒙尔奶酪、一杯美式咖啡。

 

Charles仔细地听着,默默地记下,Erik是主,他是客,他要保持和Erik点的菜的种类相一致。Erik点了Cinzano作为餐前酒,这是味美思酒中的一种,酒里加了丁香、肉桂、奎宁、橘子皮和苦艾。Charles不喜欢这种清新地过头略带苦涩的味道,所以对应地,他决定点雪莉酒当中的Oloroso——颜色深、味道丰富、有点甜。

 

Erik点了沙拉作为头盘、煎鹅肝作为开胃菜、然后是汤、主菜、配主菜的酒、起司和咖啡。相应地,Charles决定点熏鸭胸芒果芦笋沙拉配芝士片作为头盘,芝麻海鲈鱼配奇异果作为开胃菜,奶油红萝卜香橙汤,干贝松露鲷鱼排作为主菜。Erik的主菜是牛肉,所以他点了红葡萄酒——Beaujolais来配菜。而Charles的主菜是鱼,所以他应该点白葡萄酒Chablis搭配。Erik点的起司是外硬内软半硬质的贝蒙尔奶酪,而Charles更喜欢新鲜香软的布利沙瓦奶酪。饭后的饮料,比起咖啡,Charles更喜欢喝茶,所以他决定选格雷伯爵红茶,带着薄荷叶淡香的味道。Erik没有点甜点,所以Charles也只好看着那些诱人的维也纳苹果卷、意式蓝莓饺、大理石松露巧克力、红酒草莓……残忍地略过。

 

Erik听着Charles不紧不慢地把菜点完,几不可查地微微挑了一下眉。菜品类型对应地分毫不差,佐菜的酒选的很恰当。而且Charles避开了最贵和最便宜的菜,礼貌而得体。显然,Charles很熟悉点菜的规则。

 

很快,他们的餐前酒上来了。侍者还端上来一篮面包。Erik掰了一块,放在自己的面包碟里,挑了一些黄油涂在上面。他看见Charles用盖在面包上的餐巾裹住面包,轻轻地掰下来一小块。他的手指不长,有点肉乎乎的,指甲修剪的圆润整齐,看起来很可爱。Charles只吃了那一小块,就没有再动面包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点的沙拉上来了。Charles看了一眼左右摆放的刀叉,拿起左边最外的叉子,用餐叉的侧面轻轻切下一小块鲈鱼肉,送到口中。很好,他注意到了,餐具当中,色拉餐刀被省去了,Erik默默地想。Charles对自己点的这盘沙拉非常满意,深海鲈鱼肉质鲜美,口感细腻,鱼肉纤维紧密,不易松散。再加上上芝麻的香味配上奇异果的酸甜。口感棒极了。

 

色拉吃完,侍者撤下盘子。接着上浓汤。Charles轻轻地用勺搅拌着,让汤散热。很好,他没有选择以吹的方式,让汤降温,Erik默默地想。胡萝卜和香橙的味道在他们周围弥漫开来,橘红的汤色和Charles红扑扑的脸颊,交相辉映。Charles小口小口地把汤送进嘴里,到底的时候,他把碗稍微倾斜了一个角度,把剩下地都盛在小汤勺里,再放入口中。喝的斯文而优雅。

 

接着是主菜和配菜的酒。Erik用带着锯齿的餐刀,切下一块牛肉,然后把餐刀放在盘子的边缘,叉子从左手换到右手,再把牛肉叉起来送入口中,典型的美式用餐姿势。他看了一眼Charles——右手握住餐刀切下一块鱼排,然后把餐刀放在盘子的边缘,右手放到腿上,用左手手中的叉子叉起切好的鱼排,再送入口中——欧洲标准的用餐姿势。Erik手掌握住酒杯杯体,抬起来,喝了一口,又放回原位。他看着Charles,Charles只轻轻捏住酒杯的颈部,手没有碰到杯体,举起来小小地喝了一口,把酒杯放回原位。

 

很好!Erik内心悄悄地称赞了一句。Erik点的是红葡萄酒,适合在室温或比室温稍低的情况下喝,所以可以直接用手托住杯体,而不用担心手掌温度传递破坏酒的口感。而Charles点的是白葡萄酒,必须在低于室温的情况下喝,口感最佳。所以,正确的姿势是拿住酒杯的颈部,避免用手碰到杯体。从Charles刚才自然到几乎不假思索的握杯姿势可以看出,他深谙此道。

 

“你觉得这家餐厅如何,Charles?”Erik开口问。

 

Charles咽下一块鱼排,用餐巾沿着嘴角轻按,擦去了多余的汤汁,说:“棒极了!Lehnsherr先生,谢谢你带我来这么美好的地方,享受那么美味的事物。”

 

Erik微微颔首,表示接受这样的赞许。

 

Charles羞涩地笑了笑,说:“我的父亲很热衷美食。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他喜欢在家里宴请客人。每次家里的佣人把餐具摆好,他都要拿尺子度量每一把刀叉的距离以及他们和桌边是否等距,对坐的两个人的餐具是否笔直的对正,杯盘是否擦得雪亮。我觉得这样很好玩,每次都帮他一起量,而父亲则常常不厌其烦地纠正着我用餐时的每一个动作的细节。”Charles说起他的父亲,眼中的神色温暖而眷恋。

 

“嗯,今天看来,成效显著!”Erik说。他今天带Charles来这里吃饭,其实是想看看Charles的就餐礼仪,毕竟,这在将来好莱坞上流社会交际圈中,是很重要的一种修养。如果太糟,他或许应该花点时间和精力把它纠正过来。结果,平时看起来有点迷糊、总是容易把事情搞得鸡飞狗跳的Charles在这方面堪称天赋异禀,不仅细节分毫不错,而且全程还能游刃有余、从容优雅。是啊,他差点忘了,Charles出身伦敦旧式贵族家庭,欧洲的贵族早在几百年前,就在如何吃得优雅、吃得有风度和派头这件事情上,耗尽了心力。

 

主菜吃完,侍者撤下了盘子。端上了咖啡和茶。

 

“说点最近在片场的趣事来听听。”Erik开口。

 

为什么Erik能把朋友间日常的对话,说得像命令一样颐指气使。Charles默默地想。好吧,Erik或许没有当他是朋友,只当他是下属。不过Charles愿意聊这个话题,因为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新奇的世界。Erik就这么品着咖啡,看着对面的Charles眉飞色舞。

 

 “oh,Erik,你知道吗,我有一次好奇,舔了一下糊在嘴角的血浆,它们居然是甜甜的。”然后Charles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像小兔子一样眯起眼睛的笑容。

 

很好,高兴地连称呼都换了。Erik略微向前倾了倾身子:“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加一道甜品?”免得你连道具用的血浆都不放过。

 

真的吗?Charles已经开始在脑海里把刚才看到的各种甜美可口的小点心的图片默默地回放了一遍,半岛巧克力球上金黄的椰丝看起来十分香脆,椰奶豆腐又嫩又白口感一定很爽滑,德式金字塔巧克力粉下面的海绵蛋糕看起来又甜又软,萨芭雍胡桃面——薄薄的面条裹着胡桃粉团成一小团,上面浇了蛋奶香味馥郁的萨芭雍……Erik看到他的小舌头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还是不要了。”Erik这句很简短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强行暂停了Charles对菜单上诸多美味甜点的遐想,“甜点热量太高,你要是还没红,就把自己吃胖了,前途一定黯淡无光。”

 

“只是偶尔一次,一点点的话,应该不会胖的。”Charles轻声说,他的眼神像一只祈求坚果的小松鼠。

 

Erik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或许Charles的出身和家教能让他精确而优雅地完成一系列繁复的就餐礼仪,但骨子里那点天真的少年心性,终究是掩藏不住。这对混迹虚伪浮夸的娱乐圈来说,是个弱点,但莫名地……有点可爱?

 

“不行!”Erik强迫自己板起脸来,“一个基本不去健身房的人,对这个问题没什么发言权。”

 

Erik看到Charles公寓里写满阅读感悟的书,和他那一沓批注远多于台词的剧本,还有签约近一个月,从来没去过公司健身房的惊人记录,他就知道,比起健身,Charles更愿意把时间花在阅读和研究剧本上。这其实也没什么不好,Erik觉得Charles现在的身形和他的相貌很匹配,一想到Charles练得满身肌肉,再配上他那可爱的娃娃脸,Erik就觉得莫名地烦躁。但这不表示,他能放任Charles堕落成一个胖子。

 

“好吧。”Charles有些沮丧地嘟了一下小嘴。

 

“明天我就要离开洛杉矶去巴黎,谈一些事情。估计要两周左右。Logan也会跟我一起去。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去找Emma,她可以帮你。”Erik说。

 

“好的,Lehnsherr先生。希望您一切顺利。”Charles乖乖地说。

 

好吧,没有甜点,又把称呼换回来了。Erik默默地想。而且Charles对他的离开,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舍,或许,他内心还有点欢喜跳跃?Erik猜。

 

而Charles此时正在想,他一定不会去找Emma小姐的!那是一个比Erik还可怕的存在!估计在他说出困难前,Emma小姐已经用它艳红的指甲戳了Charles的脸上的小酒窝无数次,然后她会用白雪公主的后妈般的语气问Charles:“小甜心,怎么了。” Charles想到这里几乎是抖了抖。

 

“Lehnsherr先生,我会好好工作的。”Charles眨了眨他的蓝眼睛。“过几天,我有一场戏可以和新晋的奥斯卡影后Jane Foster对手,那可是我到目前台词最长的戏了。听说Foster小姐人很友善,我想我好好的准备,应该能学到很多东西。”

 

Jane Foster?Erik稍微回忆了一下,数年前,他的若干前任之一,后来咸鱼翻身得了奥斯卡影后。分手的原因Erik早不记得了,只是他的印象里,Jane Foster似乎和友善好像没什么关系。看着Charles一脸天真期待的小表情,Erik欲言又止。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点不安。

 

“那场戏是什么时候?”Erik问。

 

“下周五,”Charles回答,“那时,你应该还在巴黎。”

 

Erik半晌默然无语,若有所思。他看着Charles喝完了杯子里的茶,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Charles点点头,跟着Erik的脚步向外走去。

                                                                                 

 

PS:为了老万和查查的这顿饭,楼主已心力交瘁……所以,没有番外小剧场!(你够!分明就是字数已经超出预计,懒得放狼叔出来打酱油……)

 

如果大家喜欢,请不吝赐给楼主留言吧!!!吐槽都行啊!!!这是楼主的动力啊!!!(你够!明明留言很少,你还不是照样在更。)


评论(19)
热度(123)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