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映真

世事纷纷无穷尽

[ EC ] 此生相遇,隔世重逢(娱乐圈au)经纪人Erik/演员Charles 第七章

Chpter7

Erik的豪宅坐落在山顶,Charles猜想也许是Erik喜欢居高临下、众生匍匐的感觉。Erik家是一栋两层的独栋别墅,外墙是白色的,斜顶的瓦片是墨蓝色,细细的窗框是海水般的湛蓝色,整体呈现出一种带着凛冽感的清新自然。

这和泽维尔家的大宅完全不同。Charles家的祖宅从外观来看就像是一座矗立在绿茵之上的城堡,那些幽暗的石头累成的外墙,无不诉说着岁月沧桑的过往,斑驳的痕迹就像是镌刻着纠结的爱恨情仇。它矗立在伦敦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下,仿佛一个埋藏了千年秘辛的匣子,或许在夜晚,还会有对过往眷恋不去的幽魂在四周游弋。那里封印了许多传奇,但并不让人感到日常生活的舒适。尤其是在Brain离世之后。

Brain还活着的时候,Charles觉得那座城堡是温暖的家。以前,Brain喜欢抱着他,坐在温暖的壁炉旁边,给他讲世上许多动人的故事。他喜欢趴在Brian的腿上,用他软软的棕色小卷发,去蹭父亲的下巴。而他的心,也像壁炉里暖暖的火苗,在快乐地跳跃着。Brain喜欢抱他坐在书房里高高的椅子上,握着他的软软的小手,教他写字。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他们的轮廓成了墙上淡淡的剪影。Brain喜欢和他在家门前的草地上追逐奔跑,父亲总是放任他跑出去一大截,才慢悠悠地迈着大步来追,然后一把把他扑倒在草地上,挠他的痒痒,他就像一只小仓鼠一样,在草地上快乐地打滚。

Brain去世后,Charles日渐觉得那座古堡是个阴森的囚笼。因为,他不知道,他会在哪个幽暗的拐角处,就遇到Cain,然后挨一顿打,没有人会来救他。

拉回思绪,Charles跟着Erik和Logan穿过玄关,进入主厅。他一路观察着Erik家里的陈设。整体是以黑白为主调的北欧极简主义风格,如果不是灯光氤氲着暖黄色,Charles会觉得这黑白分明的单调区域似乎少了点家的温馨。客厅后半部分是落地窗,可以看见屋后的泳池,如果远眺还可以看到山下的海景。一切都符合美国实用主义的简单奢华。

Charles被Erik家的女佣Mary带上二楼的客房。他推开房门,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套间。一进门左侧是卫生间和浴室、右侧是衣柜。穿过通道是卧室,铺着黑胡桃木地板,中间是一张大床。床单和被罩的底色是乳白色,上面印着巧克力色的印花。卧室后面还有个小厅,放着几个乳白色的布艺沙发和一张黑色的小茶几。尽头的窗户是落地窗,关了灯,拉开窗帘,可以看到夜空中忽闪忽闪的星星。这间房比Charles租的公寓还要大,而且从装修和家具都显出了昂贵的质感。

“Charles!”是Erik的声音,他敲了两下门。

Charles把门打开,Erik把一包东西塞在Charles怀里。“你今晚先穿这个。”说完他拉上了门。

Charles把怀里的东西放在床上——一套白色的棉质睡衣和一双绒布拖鞋。Charles的目光被那双拖鞋吸引了——这双毛茸茸的拖鞋鞋面是一个做鬼脸的卡通小熊的笑脸,非常可爱。鞋是新的,连在一起的线都还没有拆开。不苟言笑的Lehnsherr先生家居然有这样的拖鞋,这让Charles不自觉地眯起眼睛笑了起来。Charles走进浴室,他脱了衣服,打开花洒。温热的水从头上淋下来,蔓延全身,真是温暖又舒畅。

Charles洗完澡,换上了睡衣和拖鞋。睡衣应该是Erik的,Charles穿起来明显太大了。领口松垮垮地露出锁骨,手袖长的可以甩着玩,Charles把裤腿往上捋了捋,否则他根本没法儿走路。他找遍整个浴室,都没有见到吹风筒,他打算下楼找Mary要一个。

Charles一打开房门,就看见Erik也刚从卧室出来。他刚和Erik打了个招呼,准备走过去,然后,他发现他的左脚踩到了滑下来的过长的裤脚,整个人向前面跌下去,还顺便扑倒了前方的Erik。

Charles就趴在Erik身上。Erik觉得不重,还……软软的?也许是刚洗完澡的原因,Erik觉得Charles的身体特别热。Charles身上穿着的睡衣显然太大了,现在他的右肩几乎是露在外面,皮肤像牛奶一样雪白细嫩。Erik和Charles的脸近在咫尺,他能看清楚Charles脸上可爱的小雀斑,他的鼻尖就快要碰到Charles的鼻尖,Charles的红唇与他冰凉的薄唇近在咫尺,Charles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凝视着他。

“Lehnsherr先生,对不起。因为拖鞋有点大,裤脚有点长,我刚才不小心踩滑了……”Charles轻声开口,满脸通红。他们听到身后有人开门,然后又把门关上的声音,不过他们现在都没法儿回头看。

“不管怎么样,Charles Xavier,你现在先从我身上下来!”

Charles觉Erik这句话说得近乎咬牙切齿,他一边道歉,一边赶紧手忙脚乱地往旁边爬。Erik期间狠狠地皱了一次眉头,因为Charles慌不择路挪开的时候膝盖不小心抵了一下他某处很要命的地方。 Erik坐了起来,又拉着栏杆站了起来,一把拉起还趴在地上的Charles。

“平地你都能摔跤?”Charles觉得Erik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痛心疾首。

“Lehnsherr先生,对不起,……”

Erik本来还想挖苦他几句,但他看着Charles咬着嘴唇,低着头,左手不自觉地抱着右手的上臂轻轻摩挲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又把话缩了回去。

“手臂受伤了?”Erik问。

Charles轻轻地摇了摇头。

“让我看看。”Erik说完拉起Charles的右手,把袖子捋到肩膀,又把手扭过来,看见右上臂靠后的部分,有一块淤青,还擦破了皮。

“跟我下来!”Erik说完就走下楼,Charles跟在他后面。Erik走到吧台那里,弯下腰,在储物柜的底层翻出了一个医药箱。他打开酒精,拿出棉签,要帮Charles擦拭伤口

“Lehnsherr先生,我自己来吧。”Charles开口说。

Erik不说话,只是眯了一下眼睛,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容。

很快,Charles就为自己刚才说的话后悔了。因为他的伤口在上臂后方,他已经很努力地扭转了身体,但是还是差一点碰不到。

Erik站在旁边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现在Charles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很努力,但总是咬不到自己尾巴的狗狗。

Erik轻笑了一声,按过Charles的肩膀,把他的右臂拉到自己身前,抽了两根棉签浸到酒精里,然后轻轻地按在Charles擦伤的伤口上。他听到Charles疼地吸了一口气。他轻轻地对着伤口吹了吹。

“谢谢你,Lehnsherr先生。”Charles说完,逃也似地要跑回自己的房间。

“站住!”Erik在他身后冷冷地开口。“你头发还没吹。”

接着,Charles被Erik按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对方正在不紧不慢地给他吹头发。理由是不想看Charles用左手吹出惨不忍睹的发型让他糟心。Charles挺直腰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双手整齐地放在腿上。 

“Charles,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只是帮你把头发吹干,不是要把你的头砍下来。”Erik冷冷地说。

在好莱坞可以呼风唤雨的的Erik Lehnsherr居然在纡尊降贵地亲自为他吹头发,而且是在被他害得莫名摔了一次跤,充分见识了他的愚蠢后。人对反常的事物容易心存恐惧,Charles觉得他现在的反应很正常。

Erik把手指插进了Charles的发丛,轻轻地往后摩挲梳理。Charles觉得稍微放松了一点。他微微低着头,看着拖鞋上小熊的鬼脸。

“你喜欢这双拖鞋吗?”Erik问。

Charles轻轻地点了点头:“很可爱!”

“这是我儿子有一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Erik漫不经心地说。

“ 抱歉,我不知道。”Charles扭过头,用他的蓝眼睛看着Erik,满是歉意。他如果知道,他会穿浴室里的一次性拖鞋,把这双对Erik有纪念意义的鞋好好收起来。

Erik把他的头扭过去,说:“你想太多了,Charles。这双鞋实在太幼稚了,所以我一直都不穿,直到今天你来了,我觉得给你刚合适。”

Charles:“……”

Charles现在躺在卧室里宽敞的大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他的小脑袋在枕头上蹭来蹭去,辗转反侧。他的头发上还有暖风吹过的余温。Lehnsherr先生的胸膛坚实有力, Lehnsherr先生的手指匀称修长,Lehnsherr先生总是把关切之情表达地曲折离奇。Erik  Lehnsherr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回想着今日种种,渐渐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坐的飞机就快坠毁。有一个人,紧紧地把他护在怀里,钉在机身的墙壁上,怕他受伤。那个人,有着灰绿的眸子,坚实的胸膛。 


番外小剧场:

Logan坐在吧台上,看着窗外乌漆墨黑的夜景,默默地喝着半杯威士忌。

他今晚第一次要下来喝酒,打开房门,就看到Erik垫在下面,Charles一小团的趴在Erik身上。他们几乎是脸贴着脸,Logan总有个错觉他们要亲上去。然后他默默地关上了房门。

第二次,他要下来喝酒。站在走廊上,他俯视了一眼吧台,然后看到Erik握着Charles的右手,对着伤口轻轻地吹气!!!如果Logan没有记错,有一次,他后背受伤了,Scott不在,他逮住Erik帮他消毒。Erik当时的手法,堪称凶残。他半瓶酒精都倒了下去,把纱布按上去还不忘狠狠地挫了两下。Logan疼地龇牙咧嘴,而Erik却嘲讽他不够男人。所以,他不认识眼前的这个Erik。于是,他默默地关上了门。

第三次,他要下来喝酒。才打开门,他就看到Erik正在客厅旁若无人地给Charles吹头发!!!耐心地、温柔地用手指把Charles的头发慢慢地全部笼到后面,Charles闭着眼睛,神情就像一只陶醉的小猫咪。所以,他默默地关上了门。

    天晓得,他现在能坐在这里喝到这杯威士忌有多么不容易。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Logan决定,明天,一定要想办法从Scott那里弄一副墨镜!!想罢,他将杯子里的残酒一饮而尽,头也不回地睡觉去了。

评论(13)
热度(98)
  1. 老司机们的好伙伴江映真 转载了此文字

© 江映真 | Powered by LOFTER